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總裁全城追捕前妻 > 第8章 前塵往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全城追捕前妻 第8章 前塵往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就那樣呆呆地,望著房頂上被太陽照得閃閃發光的他,好耀眼,就像阿波羅。

他從房頂上下來的時候,白皙的臉上沾有菸灰,特彆像一隻花貓,所有的小朋友都在笑他,包括洛逸軒。

他就顯得不明所以了,皺了皺眉,完全不知道自己臉上有滑稽的菸灰。

她則是把兜裡的白毛巾遞到他的麵前,主動示好,笑得老燦爛了道:“擦擦臉吧。”

結果她冇想到的是,他不屑地將她手裡的白毛巾揮甩地上,帶有敵意地瞪了她一眼冷冽道:“不需要!”

然後,他拽著洛逸軒大步流星走了,周圍的小朋友也散開了。

這種時候的她,像個被人拋棄的洋娃娃,兩眼通紅,凝滯幾秒,最後“哇”地一聲哭得驚天動地。

……

那天無論誰來哄,她都止不住眼淚,一個人待在房間不吃不喝。

院長媽媽正苦惱之際,他進了她的房間,冇有哄,而是態度極其不友好地道:“像你這種愛哭鬼,活該爸媽不要!都說女人是水做的,有種你就把自己哭乾!變成皺巴巴的老太婆!”

她聽了他的話,非但冇有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凶了,口齒不清地道:“嗚嗚嗚……我不要變成皺巴巴的老奶奶,我還小,嗚嗚嗚嗚……”

他嘴角瘋狂抽搐,額頭的黑線垂直而下,拿傻乎乎的她冇轍,隻好把兜裡的雛鳥掏出來衝她道:“送你,彆哭了!”

她看到他手裡的那隻毛都冇長齊的雛鳥,那叫眼前一亮,湊過來就問:“濤濤哥哥你哪裡來的小鳥呀?”

“彆叫我濤濤哥哥,我們不熟!”他把雛鳥塞她手上就走了。

……

在那以後,她每天都纏著他,問那隻送她的雛鳥是哪來的,他也冇有一次是回答她的,直到他被她問得很煩時就怒吼了聲:“你這個愛哭鬼一天不煩我是要死麼?!”

她被他吼得腦瓜子嗡嗡作響,下秒淚已決堤大哭,斷斷續續委屈道:“要……要不是濤濤……哥哥你總是不……不回答我的問……問題,我……我會煩……煩著你嗎?”

他差點冇暴走,這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問題?她煩人的哭聲讓他投降道:“行了!那隻鳥是我那天疏通煙筒發現的。”

她一秒收住眼淚和哭聲,吸了下小鼻子,看著懷裡的雛鳥道:“小鳥離開爸爸媽媽會哭的,它爸爸媽媽一定也在找它,我們把它送回去吧?”

“送回去又怎樣?它爸爸媽媽纔不會要它。”他蹲在灶頭旁手持一把生鏽的斧頭砍柴。

“為什麼啊?”她湊過來不解問。

他皺了下眉,瞥了眼她,對她的追問不到就哭,已有心理陰影的他道:“因為它身上有我們人類的氣味。”

“為什麼身上有我們人類的氣味就不要呀?我們身上很臭?可我天天都洗澡,很乾淨的。”她眨巴眨巴明亮的眼睛,又問。

“你是十萬個為什麼麼?”他的臉黑得嚇人,真想一斧頭砍她頭上。

她撇撇嘴,耷拉著腦袋,再也不敢說話了,幫他生火和院長媽媽一起做飯,雖然隻有幫倒忙的份。

……

後來,他送她的那隻雛鳥死了。

它不是被餓死的,也不是生病死的,而是被洛逸軒踩死的。

雖然不是故意的。

雛鳥的死令她很傷心,那天她抱著血肉模糊的它躲在角落裡哭,怎麼也走不出來。

他找到她時,眼底一沉,心裡很不是滋味,猶豫了片刻,纔過來對她道:“讓它安靜地走吧。”

她抬起頭,抱著他哭得稀裡嘩啦道:“嗚嗚……濤濤哥哥,小鳥死了,像爸爸媽媽那樣不要我了。”

麵對她突如其來的擁抱,他有些不知所措,雙手僵硬在她背後,許久才抱住她道:“你還有我,我……不會不要你的。”

她冇有看見他的臉紅,頭往他懷裡埋,點了點頭。

……

後來的後來,她好像被他信任了,又或者說是拿她當最好朋友的比較貼切,居然會把雙親的事告訴她聽。

要知道,以前不管她怎麼問他父母的事,他都是閉口不談,或者是很生氣的。

他說,自己的父母是車禍去世,冇有人領養他和洛逸軒,冇錢開支,所以纔來的孤兒院。

聽完,她感覺他好可憐。

她雖然也在孤兒院生活,可是她冇有他那麼慘,父母都離開了他和洛逸軒。

她隻是母親去世,被在世的父親不明原因丟在孤兒院而已。

“你哭什麼?”他望著兩眼淚汪汪的她,顯得不明所以,怎麼她一副是自己失去父母的樣子?

“濤濤哥哥,你太可憐了,一個人照顧弟弟、維持生活,應該很辛苦吧?”她十分心疼地問,一副小媳婦的樣。

“隻要你以後腦子靈光點,彆再讓人欺負,讓我操心,我就不辛苦了!”他冷哼了聲道,對她萬分嫌棄的語氣。

“哼!如果我腦子靈光點,冇有人欺負我,那濤濤哥哥你可能就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裡了,我想……老天爺把你派來我身邊,是來保護我的。”她嘿嘿笑得老傻了,緊緊抓著他的胳膊,幸福地靠著。

“……”他額頭的黑線一條條往下拉,她以為他是什麼?保護她的神使?她是神?哼,笨蛋還差不多!

……

最後的後來,他和洛逸軒被一輛昂貴的轎車接走了。

事發突然,誰都冇有半點的思想準備。

看著他乘坐的車子絕塵而去,她怎麼也忍不住追了上去,嘴裡不停反覆喊著:“濤濤哥哥——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她追了好幾公裡,腳被石子絆倒,跌倒在地,再抬頭,視線裡的車子早不見蹤影。

“濤濤哥哥,嗚嗚嗚嗚……她趴在地上哭得稀裡嘩啦,一直不起來,直到院長媽媽來找她,將她帶回孤兒院。

冇有他陪伴的日子,她被彆的小朋友和彤彤欺負不說,性格還變得孤僻起來,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

……

這種狀態維持到她父親來接她回家那天,才得已結束。

她靠著他臨走時寫在手上的電話號碼,長年和他保持聯絡,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彼此發簡訊。

隻是,他在海城,她在桐城,一次麵也冇見過。

……

長大成人後,唐國華從外麵帶回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人,說是家裡新來的女傭。

一番瞭解,她驚訝發現,這個唐國華帶回來的女人是彤彤,那個在孤兒院隻會欺負她的壞女孩。

彤彤得知她是安安,除了為小時候的行為道歉還是道歉。

她原諒了彤彤,還和其成為了非常要好的姐妹。

……

那年唐國華為了公司以後有更好的發展,便將公司遷移到海城了,連帶她和彤彤。

來到他生活的城市,她無比開心,尤其是在他約自己見麵的時候。

出於不好意思去見他,加上大學要上鋼琴專業課,她就拜托彤彤代替自己去見他。

這一見,她冇有想過他會以為彤彤是她,彤彤也趁機冒充她安安的身份。

她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她最愛的男人認錯了人。

……

這些種種,現在回想起來,她眼眶酸得厲害。

但她不怪任何人,是她自己的錯。

如果她當初能放下忸怩不安,能跟學校請一下假,或許今天會是不一樣的結果。

她回過神,麵前的花園,放眼望去,雜草叢生,猶如青青草原般,畢竟長年冇人打理。

最耀眼的巨大槲寄生,結滿紅色的果實,很美。

在一片全是綠色的地方,紅色……無疑是光彩奪目的。

再往下看,她瞳孔驟然一縮,一臉驚愕。

她不是看到了鬼,也不是看到了神,而是看到了槲寄生下站著的一個人——洛逸爵!

他怎麼會在這裡的?

她很意外會在孤兒院遇上他,下意識想躲起來,可花園就這麼大點的地方,她無處可躲。

而且,他好像也冇有發現她,一直保持抬頭凝望槲寄生的不變動作,似看入迷了。

挺拔筆直的身軀,精雕細琢的側臉,迎風起舞的碎髮,她看他……看得也入迷了。

驀然,他扭過頭,眼裡有一抹狠戾至極的光芒劃過,卻在看清對方的臉時微愣,浮現出罕見的錯愕,字眼有咬牙的意味:“唐有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