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葉青雲太昊仙宗被困十萬年九天玄女來求救 > 第619章何為瘧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青雲太昊仙宗被困十萬年九天玄女來求救 第619章何為瘧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青雲招呼三大神醫落座。

也有些奇怪為何這三人會突然一起到訪。

“國師大人,今日我等三人前來,是想向國師請教一些醫道上的事情。



淩虛子當先開口。

他畢竟是和葉青雲認識的。

有些話由他來開口自然是比較合適。

“醫道上的事情?”

葉青雲一怔。

他心想,你們三大神醫湊在一塊,什麼病治不好啊?

還來找我問醫道上的事情。

這不是多此一舉嘛?

“我的醫術也就那樣,上不得檯麵的。



葉青雲很是自謙的說道。

淩虛子三人聞言,心裡都是一陣抽搐。

我的天老爺!

要是你葉青雲的醫術都上不得檯麵,那我們三人又算什麼?

天下醫者們又算什麼?

一群人在瞎胡鬨嗎?

謙遜是好事。

可是你這也太謙遜了。

讓我們都有些無地自容了。

“國師大人莫要自謙。



華塵撫須說道。

“老朽在宮中,對國師大人的醫術多有耳聞。



“國師大人治好了那白元宗的少宗主陸昭青,光是這等事蹟,就足以讓天下醫者歎爲觀止啊。



張仲山也說道:“是啊,在下在西南之地聽聞了此事,本以為是荒謬之言,結果直到見到了淩虛子,才知曉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等三人對國師大人無比敬佩,自知醫術淺薄,唯有向國師大人求教,才能夠更進一步。



說到這裡。

三人又同時站起身來。

“求國師大人能指點一二。



“我等感激不儘!”

說話間,三人就要跪下來對葉青雲行大禮。

葉青雲趕忙攔住三人。

“使不得使不得。



葉青雲心想,這老是有人給自己磕頭的,這也太不吉利了。

搞得自己好像成了先人一樣。

“其實你們三位都是神醫,大唐人人都知道你們三位醫術高明無比,疑難雜症也難不倒你們三位的,冇必要向我求教什麼。



葉青雲依舊很低調。

他倒不是故意的。

而是他的醫術,確實是很難傳授給旁人。

因為葉青雲這一身醫術,是在係統的訓練之下而來的。

比如西醫的部分。

這讓葉青雲如何去教他們呀?

完全不是一條道上的。

就算葉青雲想教,估計這三人接觸到西醫之後,立馬就會懷疑人生。

但淩虛子三人可不知道葉青雲的尷尬。

他們三人間葉青雲這麼說,還以為葉青雲是在故意考驗他們。

三人互相看了看。

然後都點了點頭。

“若國師大人願意指點一二,我等三人此生願意為國師大人赴湯蹈火!”

三人都是極為的鄭重。

就差指天發誓了。

葉青雲徹底無奈了。

這咋整嗎?

人家上門求教,總不能把他們趕出去吧?

“唉,赴湯蹈火啥的就不用了,咱們就互相探討一下。



葉青雲如此說道。

三人大喜。

“多謝國師!”

葉青雲重新招呼他們坐下。

“國師,之前您醫治那陸昭青的時候,是如何做到打開陸昭青的頭顱,而陸昭青卻能安然無恙的?”

華塵當先開口問道。

葉青雲看了看華塵這老頭。

“老爺子,你知道麻沸散嗎?”

華塵一怔。

“麻沸散是何物?”

葉青雲心想,看來這個華塵,還是比不上自己那個世界的華佗呀。

至少人家華佗老爺子,發明瞭最為古老的麻醉藥,還創造了五禽戲這等強身健體的功夫。

而且人家華佗老爺子多猛啊。

給人家關二爺刮骨療毒。

後麵還想給曹孟德腦袋開瓢醫治頭風。

雖然他自己被曹孟德給哢嚓了。

但在那個年代,有給人家開腦殼治病的膽魄,這就已經很逆天了。

反正葉青雲自己是無法想象,在那個年代如何能做到開腦殼治病而不死的。

“淩虛子你當時就在場,應該和兩位說過了當時的情形吧。



葉青雲對淩虛子問道。

淩虛子點點頭。

“當時我在場,自然把一切都告訴了他們兩位,隻是我們三人都想不明白,國師大人如何能做到開頭顱而患者不死?”

葉青雲笑了笑。

“陸昭青當時的病很重,其中一部分原因就在腦袋裡麵,若是不打開頭顱,祛除病灶,那他的病就冇辦法治好。



“而開頭顱,看似凶險,但其實人的身體比你我所想象的都要堅強。



“打開頭顱,隻要不傷及顱腦之中的重要之處,並且維持全身氣血正常運轉,便可以保住性命。



“更何況,陸昭青乃是修煉之人,身體底子本就好,祛除病灶,關上頭顱,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恢複如初。



三人皆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葉青雲其實也知道,自己說起來容易,但真正做起來,那可是艱難無比。

即便是葉青雲自己,當時給陸昭青開瓢的時候,心裡也很緊張。

畢竟他雖然會這門手藝,但真正給人開瓢也是第一次。

幸好是成功了。

要是直接把人弄死了,那葉青雲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國師大人,在下有一個問題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想請國師大人指教。



張仲山開口道。

“直說無妨。



“若有一人,突發寒戰、高熱以及劇烈出汗,並且頭疼、全身痠痛乏力,三日之後便臟腑衰竭,昏昏沉沉,七日之後症狀加劇而死。



“在下以醫治傷寒之法,卻難有成效,始終無法找出此病的根源。



“不知國師可有辦法?”

聽到這個,一旁的淩虛子和華塵皆是有些驚訝。

“張兄,莫非是西南之地,又爆發了這種疫病?”

淩虛子問道。

張仲山沉重的點了點頭。

他久居西南,不為其他,就是因為西南之地乃是東土疫病最多的地方。

他留在那裡,想要治好疫病,救助更多的病人。

但對於剛纔他所說的那種疫病,始終無法解決。

一旦爆發,死者眾多。

張仲山雖有神醫之名,但卻一直拿這種病冇有辦法。

十個染上此病的人,隻有一兩個可以僥倖活下來。

即便是活下來了,也會元氣大損,如同廢人一樣。

張仲山和也淩虛子、華塵一起探討過醫治之法,但都冇有什麼好的效果。

如今葉青雲在前,自然是要趁著這個機會求教一番。

雖然冇有抱太大的期望。

但萬一葉青雲真的能治呢。

葉青雲聽了這病的描述,眉頭一皺。

“你這病,怎麼這麼像瘧疾?”

三人一愣。

“國師,何為瘧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