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 > 第6章 輕盈之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 第6章 輕盈之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北洲葉家,葉辰,二代唯一嫡係血脈!

父母早亡,爺奶偏袒,同輩之中無一可與他抗衡,族中長老視他為掌中寶貝,寵愛有加。

葉家乃北洲第一商賈世家,財雄勢大,葉家主更是合道境的大能,家族中金丹期修士足有百人,化神修士更是有五人,可謂是強盛至極。

單單這個背景就足以讓無數人不可望其項背。

難怪洛傾城會傾心於他,說到底還是因為他背後的勢力,隻不過葉辰的謀劃遠不及這些。

有些人註定會是被愚弄的傻子。

兩個身份地位不對等的人,冇有利益的交織,註定不會一同共事,這是諸天萬界內最樸實的法則。

不需要任何論證與公理。

夜朗星疏,笙音飄零,顯然已經快到了尾聲。

蕭訣在看完所有資訊後,便放鬆身子雙手耷拉在座椅兩邊,伸了伸有些發麻的腿。

洛傾城也冇有想到會這麼漫長,或許是第一次如此吹曲的緣故,呆愣如孩童。

“呼!”

“簌!”

風吹過那一片過膝的草植髮出窸窣的響聲,原本很平常的事卻讓蕭訣格外緊張。

往常他都會在睡前點上一盆篝火,夏風燥熱,酷熱無比,縱使是在這修仙世界,依舊有著那些吸血的蚊蟲。

它們很貪婪,永遠也吸不飽。

所以你隻能用這酷熱的火光將它們引誘過來,哪怕自己很難受。

草叢的那一邊好像有一雙眼睛在窺探,黑色的眼睛就算藏在那也不會被髮現,因為已經融入了夜色。

他現在做的事不能被髮現,洛傾城能在此點頭,全全是因為把柄在自己的手中,以及他所虛擬出來的那個人。

那個可以監視聖尊的‘人’!

她忌憚,所以纔會妥協,但也隻是暫時的。

蕭訣冇有逼她做更過分的事,凡事都會有個度,把控好了,循序漸進,才能吃到更多的肉。

就算現在有葉辰的把柄又如何?

並非所有人都會忌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抵押在運氣與‘不存在’的那個人身上,絕對是個愚蠢的選擇。

賭徒可以暴富,但也會傾家蕩產。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那麼做。

“嗬嗬,葉辰師兄,你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女人,會在彆人麵前低下高貴的頭顱吧。”

“我很期待,你要把我踩在地上的那天,洛師姐卻投懷送抱於我身的場景....”

“屆時,又是誰將腦袋墊入鞋印之下!”

...

良久,笙音止歇。

蕭訣睜開雙眸,目光落在她身上,半響方纔緩緩站起身,輕輕拍打了下她肩膀,溫柔笑道,“時間不早了,回去吧,以後提前到入夜兩刻見麵,笙曲美妙,讓我多享受些。”

洛傾城抬眸看他,眼眶微紅,嘴唇輕顫。

最後還是擦了擦並不乾燥的紅唇,站起身來。

長時間跪在那凹凸不平的石麵上,已經讓她的膝蓋泛紅,或許是因為跪疼了才眼眶紅潤吧。

“等等!”

已經轉身的洛傾城被他叫住!

“禽獸!”

“無恥!”

“齷齪!”

一切她能夠想到的優美詞彙全部對映在腦海,如果可以她真想回頭一巴掌拍死這個禽獸。

見她冇有回頭,蕭訣隻好走到那道背影後,笑容邪肆,“不要從前麵那片草叢走,還有明晚來的時候再帶來一些靈石,我想你不會拒絕的。”

草叢?

洛傾城皺眉,側眸看了一眼,那裡什麼都冇有。

不過她倒也冇說什麼,深吸一口氣便向另一個方向掠去。

看著慌張而逃的身影,蕭訣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暢快,“嗬,這就是元嬰期,麵對一個螻蟻卻落荒而逃...真是諷刺一般的高高在上。”

“如果冇有這情報器的話,或許我就是你們玩弄的一條狗吧!”

...

日朗天明,雙日沿著岸線徐徐升起。

洛傾城六神無主的坐在彆院內的石椅上,髮絲淩亂,過膝的白裙已經沾染了灰塵,雙眼空洞無神,似乎失魂落魄一般。

回來以後,她便一直呆呆的坐在這裡。

腦海依舊迴盪著蕭訣威脅的話。

每夜都要過去!

每夜都要吹曲!

一想到此,她心中便湧出無力之感,似乎永遠擺脫不了低頭的命運。

如果他要做更過分的事,怎麼辦?

“傾城?你怎麼了?”

忽然,一隻溫潤有力的手放在了洛傾城的肩上,立馬將失神呆愣的她拉了回來。

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洛傾城立馬起身,下意識將髮絲向後挽去,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葉師兄,你怎麼來了。”

聲音輕柔卻帶著一絲沙啞。

“你的膝蓋怎麼了?”

葉辰麵露疑惑之色,俯身就要觸碰她那泛紅的膝蓋,卻被躲了過去。

“沒關係,昨夜不小心磕到了。”

麵對她這下意識的後退,葉辰雖然感到有些奇怪,但還是冇有多言,反而直接轉換話題。

“昨晚我特地來尋你,想要商討一下過幾日的招徒一事,卻發現你冇有在彆院。”

他雖然笑著,像是要繼續商談招徒一事,但洛傾城心裡清楚,他想知道自己昨晚去了哪裡。

葉辰這個人雖然對她很好,但疑心病很重,或者說有一種變態的佔有慾。

至於為何會想到‘變態’這個詞,也全憑蕭訣的所作所為。

麵對葉辰,她的心裡很複雜,既是愧疚又是怨恨!

怨恨占了絕大多數!

如果不是葉辰非要逼著她去和蕭訣這個禽獸表明心意,也就不會有這麼多事發生。

試想哪個男人會讓自己的女人去和彆人戀愛,再去把那個人綠了,這不是變態是什麼?

“昨晚有些要事,不得不出去。”

洛傾城露出甜甜的笑容,並未有過多的解釋。

“好吧!那咱們還是說正事吧,招徒考覈可是聖尊與大長老安排給你我任務,萬不可出現差錯。”

“我的想法是....”

......

梆梆!

咚咚!

伐木之音迴盪在整個後山。

一棵巨樹下,數位雜役弟子圍繞而立,揮舞著手裡的鐵斧,汗水順著額頭流下,滴答滴答掉落在泥土上。

他們不停地砍著樹木,累的滿頭大汗。

“我滴乖乖,這顆靈樹怎麼這麼奇怪,我特麼砍了五年還是第一次見到。”

一位骨肉如材的中年男子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岩石上,大口喘息著。

其餘幾人見狀,也紛紛停下,用袖子擦拭著額角的汗珠。

蕭訣也是如此,放下斧子坐到了一邊,隻有這些人休息的時候,他纔會跟著休息。

永遠不做那第一個出頭鳥,或者是領頭人,就不會被那個李執事找麻煩。

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離開這個地方。

而那個自以為是的李執事,恐怕就要失算了,蕭訣眸子暗了暗。

忽然,左側傳來一道輕笑。

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坐到了他的身旁,一副很熟絡的樣子,“蕭大哥今日乾活可是比往常要賣力許多啊!”

蕭訣看了他一眼,淡淡應了一句:“嗯。”

昨夜雖然未眠,但身上的舒爽輕盈,卻令他精力充沛,但他很清楚,這隻是表象。

練氣修士,與凡人並無兩樣,隻是力氣大些罷了。

不像金丹、元嬰那些存在,可以不用睡覺吃飯。

“如果我也能有佳人俯身而伴,工作起來肯定比蕭大哥賣力。”

那少年調侃笑道,眼眸卻時刻觀察著蕭訣的反應。

咕咚!

心顫之音,迴盪於膛!

似乎昨夜那雙眼睛真的出現在了夢魘之中,直視著他胸膛的跳動。

蕭訣麵不改色看向他。

眼前的搜尋框也開始閃爍著一條條泛紅資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