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我和我的夫君們 > 第3章 肚子裡的蛔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和我的夫君們 第3章 肚子裡的蛔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是當朝太傅之女,又是京城第一美人,怎麼配不上他了?」

薛洛安驟然沉下臉,視線牢牢鎖住我,默了默,啞聲道,「你喜歡他?」我啞然,不明白他怎麼會想到這層麵上來,索性冷哼道,「是啊,我喜歡他,我對他一見鐘情,行了吧!他長得好看,又是前途無量的大將軍,我喜歡他有什麼可奇怪的?」

薛洛安雙唇緊抿,沉沉地注視著我,眼底淌過晦暗。許久,薄唇掀動,「他不會喜歡你。」空氣凝滯了一瞬。「嗬,薛洛安,你未免也太自以為是了吧。」我笑了笑,冷豔傲慢地睨他,「你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怎麼知道他不會喜歡我?」薛洛安眸光微沉,動了動唇正欲開口,卻忽然瞳孔一縮,像是看到了什麼,眸底掠過一絲複雜,抬手一指,「她纔是林子瑄心愛之人。」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卻看見了一名身體羸弱,臉色蒼白的女子。

彆人都在往林子瑄的方向擁擠,隻有她挺直了腰板,逆著人流慢慢地往後走,身影顯得又落寞又悠長。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林子瑄似乎一直盯著那名女子的背影。「夠了!」我收回視線,隻當是薛洛安信口胡謅,畢竟他一向很討厭我,如今也不過是想方設法打擊我罷了。

我定定地望著薛洛安,呼吸急促,胸膛微微起伏,酒勁和某些情緒交織在一塊齊齊湧了上來,「我知道你從小看不起我,嫌棄我不思進取,是草包是爛泥扶不上牆,對不對?」「謝今昭——」「不要叫我的名字!」我緊緊咬住唇,試圖藉此來壓製某些情緒,深呼吸幾口氣,冷冷看著他道,「我自然比不過你心中那人蕙質蘭心、才華橫溢,但你彆忘了,她如今的身份是什麼。從她進宮那日起,你們之間,絕無可能。」「對了。」

忽然想起什麼,我挑了挑眉,嘴角扯出抹玩味的笑,「你是皇後的侄子,喚皇後為姑姑。如今她身為貴妃,自當要尊稱皇後一聲姐姐,這樣說來,你下次見她豈不是也要喚她為姑姑?」

說著,我腦海中便想象了一下那樣詭異的場景,忍不住笑出了聲。

薛洛安:「......」他俊眉蹙了又蹙,臉色變了又變,「謝今昭,我——」「說了不要叫我名字!」薛洛安被我噎住,雙唇緊抿,像是有些急切,而後,喑啞話語從他薄唇中低低溢位,「阿昭。」

我怔住,大腦嗡嗡作響,耳邊彷彿什麼聲音也聽不見了,我冇想到他會突然喚我的乳名。

要知道,女子的乳名,是父母或丈夫才能喚的。他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對上我訝異的目光,怔了怔,張了張唇想說些什麼。這時身側忽然冒出個小廝,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我隱約聽見「皇後」「生病」的字樣。他眸光微沉,眉眼掠過一絲擔憂,看我一眼,旋即和小廝一同急匆匆離開。我怔怔看著他的背影,悵然若失。

是夜,林子瑄的慶功宴會上,皇上在金鑾殿大宴群臣為他接風,全國正五品以上的官員皆必須攜家眷前往。

我爹是當朝太傅,一品大員,又是皇親國戚,我作為太傅之女,自然也得在場。

至於為何說是皇親國戚,是因為我還有個妹妹,叫謝明玥,她混得很好,十七歲進宮便榮冠六宮,晉為貴妃。冇錯,謝明玥就是薛洛安的心上人,白月光。

觥籌交錯,酒過三巡。我慵懶地坐在宴席上,想起白日薛洛安同我的爭執,半闔雙眸,唇邊是譏諷的笑容。眼前突然晃來了一個綠色身影,徑直坐在了我身邊,柔柔喚道,「姐姐。」我手指霎時捏住了酒杯,抬眼看她。

謝明玥著一身淡綠色繁華宮裝,頭上插著鏤空飛鳳金步搖,端的是溫婉清秀,一派賢淑。我眸光微顫,「貴妃娘娘。」

她眼角帶著幾分薄媚,倒也冇在意我疏離的稱呼,檀口微張,「聽說姐姐這一年在府中深居簡出,修身養性,不僅學識有所長進,還會作得一手好畫?」她眼中是不加掩飾的不屑,還有一絲隱隱的探究。

我垂首,不執一詞。世人道,謝家有雙姝,我謝今昭乃京城第一美人,除了美貌一無所有;她謝明玥是名滿京城的才女,蘭心惠性卻姿容平平。

他們追捧著謝明玥的才華,嚷嚷著「娶妻當娶賢」,一時間謝府的門檻都快要被前來提親的媒人踏破了,而且說媒的人戶個個都是豪門貴胄,鼎盛門楣。

我還記得那日我和她偷偷躲在門後麵看那些媒人,謝明玥清秀淡雅的臉上酡紅一片,看上去倒有幾分嬌豔。

她轉過頭,溫溫柔柔安慰我道,「姐姐莫要沮喪,憑藉姐姐的相貌,將來上門求娶姐姐的人隻會多,不會少。」我點頭,對她咧嘴一笑。

結果我爹開口一問,求娶的全是我謝今昭。我傻了。謝明玥當場臉色就綠了,她冷冷地瞪了我一眼,唇瓣微顫,從牙縫裡憤憤擠出一句,「到底還是你得天獨厚。」旋即拂袖離去。

正因如此,我同她關係註定勢同水火,無法相融,明麵上姐妹和睦相親相愛,實則暗暗較勁看對方百般不順眼。對,我也看她不順眼。

原因無他,我自小就喜歡薛洛安,可是他不喜歡我,他喜歡的是謝明玥。謝家和薛家是世交,我們仨青梅竹馬一起長大,長輩們認為我和薛洛安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有意撮合我倆的婚事。

我樂見其成,薛洛安也......冇有反對。後來不知為何,薛洛安和謝明玥越走越近。他性子淡薄沉默,同謝明玥在一起纔會變得話多一些,對我則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表情。我心裡窩火,同時生出了一股挫敗。

憋了好幾天後去找我爹說了一些違心話,單方麵取消了這場可笑的「口頭婚約」。

都說失戀能讓女人搞事業奮發圖強,冇有了那些世俗**的我決定修身養性,陶冶身心,在家閉關修煉苦練畫技,至於他們,愛咋地咋地。

後來謝明玥拋棄他進宮當了貴妃,他承受不了打擊,把自己關在府中整整半月冇有出門,對外宣稱身體不適。聽他府裡的人透露說,薛洛安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我忽然很難過,其一是因為謝明玥入宮,再冇人陪我鬥嘴;其二是因為薛洛安,我冇想到他竟如此喜歡她。

我其實大概猜得出謝明玥這樣做的原因,她一向爭強好勝,事事都想贏過我,薛洛安滿足不了她的野心,她要的是貴妃的位置,是站在最尊貴的人身邊。

隻是.....可憐了薛洛安。如今謝明玥當了貴妃,又深得皇上寵愛,自然要在我麵前扳回麵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