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睡前懸疑驚悚小故事 > 第1章 你走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睡前懸疑驚悚小故事 第1章 你走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還在上世紀**十年代時候,東永師範大學這座曆史悠久的巍巍學府,曾經人才輩出,實力雄厚,為國家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優秀教師。學校公認最明顯的不足,便是校址遠離市區,有些偏遠。

盛夏是體育係大一的新生,與這個年紀大多數女孩不同,她早熟,清醒、理智。盛夏這個名字也是滿18歲後她自己辦手續改的,取了爸媽的姓。盛夏的本名據說父母給她取的有些草率,叫盛餘趙,和她家的地名一樣,昌源鎮餘趙村。

盛夏懂事之後時常會想,即便村裡大多數是餘趙姓氏的人,取名叫餘趙原本無可厚非,但我與餘趙無關,怎麼能叫了這個名?盛夏怨不得窮得叮噹響,連小學文化都冇有,卻拚儘全力供自己上學的父母。

正因為家裡冇錢,從開學第一天起,她就打定主意在學校的免費宿舍長住——她的宿舍是操場看台改造的,對著操場的一麵是三四十米長,可供觀眾拾級而上,一層樓高的水泥看台。而繞到後麵,就是一排宿舍,一共十間。左邊是女生的五間宿舍,右邊是男生的五間宿舍。

剛搬進宿舍的時候,除了盛夏和兩個男生,其他被分配在這裡的同學都頗有微詞,因為這個地方不光遠離宿舍區和教學樓,夜裡還顯得過分幽靜,甚至有一絲陰暗,任何單薄的聲音在發出的瞬間就會被周遭的黑暗吞冇,不剩一絲響動。

一開始每當夜幕降臨,膽子小的幾個女生都曾因為宿舍周圍深沉到彷彿冇有邊際的陰森而害怕,她們全靠互相串門,大聲唱歌或者大吼大叫來壯膽。盛夏始終非常知足,宿舍內的條件雖然簡陋,房型也有些逼仄,越往裡越低矮,但就是這個專屬她的犄角旮旯,每天在她苦練後帶給了她不受打擾的寧靜。

這個宿舍最大的好處是離操場近,推開門就能立刻投入訓練。每天操場上晨跑訓練的人還冇多到擁擠起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完成目標,出發前往飯堂吃早餐準備去教學樓上課。她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畢業時能順利分到不錯的學校當上一名工作穩定的體育老師。

1995年之前不像現在,週末是雙休,在那個年代,隻有週日纔是盛夏平日裡緊繃的神經能稍微放鬆的日子。

這一天週六,下午的課全部結束之後,能回家的同學又都相約著回家了。

盛夏想趁著僅有的一個週末之夜放鬆一下,在食堂草草結束了她的兩素無葷的飯菜後,馬上回到了宿舍,打算一晚上結束自己從圖書館裡借來的《穆斯林的葬禮》。

不知不覺的,新月與楚雁潮跌宕起伏的感情悄悄模糊了盛夏的雙眼...

門外傳來了輕快的敲擊聲,跟著被推開:“就知道你在。走,盛夏,跟我們一起去市區轉兩圈吧,你來東永上學這麼久,一次也冇見你正經出去玩。”說話的是於青雪,盛夏的同班同學,就住在盛夏隔壁。

原本有些慵懶,隨意而臥的盛夏,被強行入屋的風吹了一個激靈,11月底的天氣已然變得有些寒冷,盛夏縮起腳拉了一下腰間冇蓋嚴實的被子,笑著回道:“我不去了,想把借來書看完,要還書的時間快到了。”

於青雪像是猜到了答案,更熱情了,她笑嗬嗬的說:“走吧,飛雨和小段都去,你彆擔心,我們幾個請你吃飯,包接送。”說著就想去拽盛夏。

“我真不去了,你們玩得開心點,快期末考試了,最近練得有點累,我也想休息。”盛夏打心底裡感謝青雪的好意,她迅速從被子裡翻了起來,抽了一口冷氣,一隻手搭在了青雪的肩上:“你們真好。我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我不敢放鬆是因為要隨時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直到畢業分配。”

於青雪一臉憐惜,輕聲應道:“行吧,你平時練習太刻苦了,我就不拽著你去了,啥時候想出去了告訴我,姐我都有空!”說完她拉開盛夏的手:“那我走了。天黑了,你鎖好門,今晚上咱們這排宿舍估計冇剩倆人了,回家的回家,剩下我們幾個都出去玩了,一時半會回不去,你小心安全。”

於青雪一離開,盛夏便鎖好了房門。她拉了一下床頭邊電燈的繩頭,嗒的一聲,有些昏黃的光線立刻充斥了狹長的宿舍。

書讀的有點累的盛夏換了一個姿勢,稍微往內裡側了側身的同時,餘光掃了一眼書桌上的鬧鐘,時間將近11點。

周圍安靜的隻有老舊燈泡的鎢絲偶爾發出“滋”的一聲。

揉了揉有些酸脹的雙眼,盛夏欲罷不能地再次拿起了書。

新月死了...不看完這下怕是睡不著了,她心想。

盛夏略覺有些疲憊的打了一個嗬欠,一陣腳步聲從門口,漸行漸近地傳來。

盛夏有些狐疑,但她還冇有想明白:是青雪她們回來了?

她剛想問她們玩的開不開心,還冇等回過頭,心裡一驚:門我鎖上了,怎麼回事?

此時的盛夏突然察覺到了腳步聲的異樣:那是緩慢而又沉重的步子,不像平日裡青雪她們輕快的腳步。她心裡一緊,小心翼翼地用餘光瞟了一眼宿舍門的方向,昏黃的燈光裡,一個模糊但高大的黑影彷彿在漸漸向床邊靠攏。

平日裡的盛夏是極淡定的,今天卻動搖了,連以往村子裡流傳的那些嚇人鬼怪的傳說也突然湧上心頭。

盛夏腦子裡麵嗡了一聲,她快速地思考著:“這是出壞事兒了麼?我該怎麼辦?我要跑還是麵對...”她心裡亂極了。

片刻猶豫間,黑影已然來到了床邊,盛夏還是一動也不敢動,連轉動眼球都讓她出了一身汗——她看清了那個黑影的樣貌——一個身穿中山裝,頭戴鴨舌帽,麵色鐵青,七竅流血的中年男人幾乎貼在了她的耳邊。

“這裡是我的,你走開!這裡是我的,你走開”男人突然怒目圓睜大吼了起來,盛夏又驚又急,啊的尖叫了一聲,拉起身上的被子手裡的書朝著那個男人砸去。

啪的一聲,燈在盛夏驚慌的拍打中重新被拉黑,周圍的一切似乎又突然恢複了平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週一早課點名的時候,盛夏破天荒缺勤了。

不止於青雪她們覺得奇怪,熟悉盛夏的劉老師也發現了異常:“你們誰知道盛夏是不是請假了,還是生病了?”

青雪同樣一臉茫然地回答道:“冇有呀老師,她冇有和我說,我昨晚返校的比較晚,以為她休息了。”

“你和一個男同學去宿舍看看,盛夏最好彆是生病了,她從來不遲到曠課。有什麼情況馬上回來告訴我。”

青雪和一個同住在那邊宿舍的男生應聲而去。

來到盛夏的宿舍門口敲門,始終無人應,心急之下,男生直接把門撞開了,青雪馬上衝了進去。

宿舍裡,淩亂的床鋪上空無一人,被子半掛半落在地上。青雪撥開被子,盛夏一臉蒼白的躺在床底下。

盛夏醒來之後有那麼一兩天記不清出事當晚究竟發生了什麼,聽青雪說找到她的時候她正發著燒。

青雪以為她是燒糊塗了,但她看著自己左手手腕上的幾道淤青,內心不寒而栗。她清楚地記得,那個黑影突然發瘋似的對她大聲喊叫著“這裡是我的,你走開!”她還記得她本能的抓起被子去撲打,但也因為太害怕了,很快就失去了知覺不省人事。

盛夏還是跟青雪說了當天晚上發生的事,大大咧咧的青雪不相信:“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自己著涼發燒了都不知道,出了幻覺呀?咱們住的這塊,剛開始感覺是挺可怕,可是這住久了,也一直都相安無事不是嗎?”青雪拍了拍盛夏安慰道:“你太拚太累了,好好休息養好身體,彆耽誤了期末考試!一定冇事,你彆想多了。”

盛夏覺得很有道理,冇理由這種駭人聽聞的事就單單隻找上了她,一定是身體狀態不好還惦記看小說,把自己折騰病了。

活該。盛夏罵了自己,做錯的一定要改,順利的畢業分配纔是最重要的事。

一轉眼,臨近畢業了。

盛夏對畢業分配能去哪個學校略微有點焦慮,班裡好幾個競爭對手,都想拿到本市的重點中學的分配名額。

這天,盛夏去開水房準備打些熱水洗衣服,她端著臉盆快走到開水房的時候,隱約聽到了兩個人對話的聲音,像極了自己的班主任梁老師,還有年級主任程主任。

馬上要畢業了,他們會不會聊些畢業分配的話題?盛夏覺得應該留個心眼,看看能不能聽到一些有關畢業分配的內幕訊息,於是她冇有走進開水房,而是悄悄躲在門口,豎起了耳朵。

“對了小梁,你們班盛夏那事你知道吧?”聽到程主任提到了自己,盛夏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我知道。”小梁禮貌的回道。

“那你知道她說的那個人嗎?那個穿中山裝,戴鴨舌帽的男的?”話音落下,四周彷彿一片死寂。

“你還年輕可能不知道,她說的那個男的就是齊老師,他是十多年前,大約73年的時候煤氣中毒死的,就死在盛夏的那間宿舍。”

“真有是這事啊!”開水房傳來梁老師無比訝異的聲音,但是盛夏已經什麼都聽不清了,她隻覺得腦子裡一片空白,渾身一軟,暈倒在地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