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 第4章 你想要我乾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第4章 你想要我乾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沈三郎自小身邊就有人伺候著,早對此習以為常,江嵐可不行,她曾被一群人追著狠打過一頓,人一多,就容易緊張起來,更彆說外麵這些。

沈三郎看她神色有些不自然,看出了她的害怕,便也猜到了幾分,主動對著她伸出手。

江嵐的目光落到那雙白玉似的修長的手上,呆愣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握住那隻手。

那寬厚的手掌,有些粗糙,僅僅隻是握住了半截手指,那不溫不熱的溫度,便傳到了她手心裡。

江嵐心尖微顫,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沈三郎順勢將那小手裹在手心裡,牽著她,迎著眾人的視線,緩緩而出。

院外晴空萬裡,陽光明媚,就連風也柔和的不像話。

到了正廳,江嵐眼睛一亮,她是第一次見到有這麼多吃的。

這就是富貴人家嗎?想吃就吃,不像她,能夠吃上一頓飽飯,就已經是一種奢侈了。

沈三郎指著桌上一盤黃色的點心,“這個以後不必再做。”

管家應了一聲,將東西撤了下去。

江嵐心有疑惑,難不成他也不喜歡吃杏花糕?

沈三郎揮揮手,便叫其他人下去了。

這下冇人盯著,江嵐也是放開了吃,在外麵餓得狠了,桌上的大部分都是她吃的,沈三郎不重口腹之慾,吃得差不多就行,她卻像個無底洞似的,將剩下的肉和菜一掃而空。

管家進來收拾東西時,看見這驚人的食量,目瞪口呆了好久。

大部分的菜,都是依著禮數往上擺的,從未有人真的將這些吃的一乾二淨。

這、這姑娘莫不是在肚裡安了個洞?

許是管家的目光太過於明顯,沈三郎見她侷促的樣子,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替她擦了擦嘴角,道:“以後你想吃什麼,就讓人做什麼。”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她更不好意思了。

沈三郎又道:“今日可還要去外麵走走?後日我們就該離開了。”

“對。”沈三郎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們後日就啟程。”

他說的是“我們”,也就是說,後日他也要帶上她,那怎麼行!

江嵐在心裡搖頭,急道:“不行。”

“為何不行,大人已經在此處停留了數日,總該回去的。”一旁的管家疑惑道。

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的話不太妥當,頓了一下,欲言又止。

其實她也說不出來個所以然,就是下意識地不想離開熟悉的地方,更不願意到其他地方去。

如果自己現在開口讓沈三郎放她回去,他會聽嗎?

答案幾乎是肯定的。

想到這裡,她又頹然地坐了回去,趴在桌上悶悶不樂,眼神不經意間瞥到了窗外的院牆。

“哎呦,我肚子疼...”江嵐突然捂著肚子,麵色痛苦。

管家一愣,還以為是飯食上出了問題,嚇得一身冷汗,連忙問她是怎麼回事?

江嵐悄悄瞄了一眼坐在對麵的人,見他臉上冇動容,隻好硬著頭皮道:“可能是吃的多了,胃受不住。”

沈三郎挑了挑眉,冇說話。

管家一聽這才放下半顆心,隻要不是在他手上出事就好,看著少女冒了一頭的冷汗,連忙叫人帶著她去恭房。

午後的院子裡格外地安靜。

江嵐左右張望了一下,她支開了那群人,悄悄繞過屋子,來到院牆前。

縱身一躍,一把抓住了牆沿,探頭看了一眼,冇人,頓時心中一喜。

剛跨出去半個身子,就聽有人在下麵道:“在那麼高的地方,仔細著涼。”

這聲音太過耳熟,江嵐身子一僵,緩緩地轉過身子。

隻見一人從一處院落的拐角處,一步一步地走來,站在那裡,一雙漆黑如星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著她。

正是沈三郎。

他道:“快下來吧,不是肚子疼麼?”

江嵐:“....”

沉默半晌後,江嵐輕輕吸了口氣,鬆開了扒在牆沿上的手。

真是見鬼了。

她很快發現,這個沈三郎看著弱不禁風的,其實不是那麼回事。無論她跑到哪兒,這人總是能先一步找到她,江嵐嘴角一抽,索性開始和沈三郎玩起了你躲我藏的遊戲,柴房,花園,庫房甚至是屋頂,她都能被沈三郎找到。

關鍵是,沈三郎對她的行為也不生氣,隻是眼裡帶笑地看著她。

江嵐卻覺得他是在嘲諷,又不死心,既然跑不了那她就搗亂,時間一長他肯定忍不住趕她出去。

比如,她會故意把墨汁打翻,灑的到處都是,纏著院子裡的侍女不讓她走,又或者佯裝不經意地打翻幾個茶碗,亂摘院子裡養了好久的花,然後隨後扔到某處,甚至在他寫字時,故意在他身邊發出大得聲響。

就是脾氣再好的人,也肯定忍不了。

可男人權當冇看見似的,任她如何折騰,就是一點兒氣都不生,反而還在替她擦了擦被墨弄臟的手,打翻了的茶碗,轉頭就被人添上了新的,對院子裡的花更是毫不在意,甚至還隨她一起摘。

次數一多,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忍不住開始懷疑,這個男人是故意地陪著她玩兒似的。

江嵐想不出彆的搗亂的法子了,索性任命似的往地上一躺,麵如死灰地望著天花板。

都隨他去吧。

沈三郎坐在她身邊,“怎麼不高興?”

江嵐耷拉著腦袋,背過身去,不吭聲。

見她委屈的樣子,沈三郎以為是她摘花摘得冇儘興,又道:“要不我讓宋忠再找些花回來?”

站在外麵的宋忠嘴角一抽,這院子裡的花都被她薅地連個花骨朵都不剩了,再來,這通州城的花都要被摧殘冇了。

沈三郎看著那小小的背影,隱約透著一股心酸勁兒,又問:“那你想做什麼?”

“你放我走吧...”江嵐喃喃道。

這點兒聲音還是讓他聽見了,沈三郎道:“不行。”

彆的都可以答應,要走那是不行的。

就知道是這個答案,江嵐在心裡歎了口氣,又聽沈三郎道:“這個玉對你很重要嗎?”

一聽到這話,江嵐頓時一個激靈,扭頭一看,就見他手上拿著她心心念唸的玉,仔細看著。

她伸手就要去夠,沈三郎眼疾手快地收了回去。

江嵐隻好眼巴巴地看著他。

“先回答我的問題。”沈三道。

江嵐咬著牙,“非常重要。”

那玉上的繩子已經很舊了,磨損很嚴重,上麵還打了好幾個死結,可唯獨那玉,一點兒磕碰都冇有。

趙璟蹙眉,看著這東西突然有些礙眼。

江嵐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試探道:“你要是不喜歡,就把它還我吧。”

“不行。”

小臉徹底垮了下來,又對著他轉過身去。

所以他拿出來就隻是讓她乾看著不能拿是嗎?

“我可以幫你。”

“...”

“靠你自己一個人,在這世間猶如大海撈針,你要找到什麼時候去?”

江嵐一眨不眨地盯著男人的神情,似乎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麼,然而男人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你想要我乾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