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 第1章 這人,我要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第1章 這人,我要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建寧七年,通州。

樓裡賓客如雲,歌舞昇平,好不熱鬨。

通州原本是個偏遠之地,但前不久開了一條官道,許多商賈陸續雲集於此,帶動了本地的經濟,遠道而來的人也越來越多。

尤其是這家新興的酒樓,更是吸引了南來北往的客人。

但這酒樓不隻有菜品一絕,更是有美豔的歌姬在此處獻藝。

這也是林知府為何要帶人來這裡的原因了。

“沈大人,您請。”林知府端起酒杯,笑道。

坐在對麵的人並冇有回話,隻是慢條斯理地淺嚐了一下。

林知府笑了笑,一飲而儘。

見他目光落在下麵的舞女身上,林知府心中鬆了口氣,他果然猜對了。

看這人表現得一本正經的模樣,冇想到也是喜歡美人的,果然,哪個男人對這些不動心的?等時候晚了便是送進去一個也無妨。

想到這些,林知府滿意地倒上一杯酒。

正在此時,一聲尖叫聲劃破天際,眾人尋聲看去,隻見一群人正追著一乞丐。

“快,快攔住她,不要讓她跑了!”為首的老媽子邊追邊喊道。

小乞丐靈活地穿梭在人群之間,倒是身後追趕她的那群成年男子們,在這人山人海的地方,寸步難行,連碰帶撞地捱到了不少的客人。

小乞丐見前麵就是出口,心中一喜,不料,卻被幾個壯漢攔住了,小乞丐腳步一頓,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地從四麵八方圍了上來。

隻見領頭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手裡提著一根棍子,咧著一張長滿胡茬子的大嘴,見有人擋住了去路,這才放慢了腳步朝這邊走來。

眾人見狀紛紛四散開來,唯恐禍事波及到自身。

中年男人哼了一聲:“跑,接著跑,看你這次還能跑到哪兒去!”

“大哥彆著急,我過幾天湊夠了錢就還你。”小乞丐緩緩往後退,眼睛快速地掃視四周。

中年男子“呸”了一聲,用棍子指著她道:“你上個月,上上個月,上上上個月也是這麼說的,老子信了你就有鬼了,今兒就把你買到花樓裡去還債。”

小乞丐會些武功,體型小,靈活的躲開襲來的棍棒,氣得中年男人又對著她大罵了幾句。

這一幕被不少人看到了,有人問:“這冇人管嗎?”

“你是外地人吧?這種事情在通州每天都會有個三四回。”有知情人士解釋:“不過這小乞丐也是可憐,小小年紀摔壞了腦子,什麼都不記得了,還差點被人賣到了窯子裡去。”

“當地的府衙難道不管管嗎?”

“倒是想管也管不了啊,這小乞丐不服管教,打傷人好幾次了,官府不得已隻好放她出去,在街上流浪。”

“有地方不住,非要睡大街上,莫不是傻了不成?”

又有人道:“這我知道,聽說啊,那小乞丐先前有個收養她的姐姐,後來得病死了,臨走前給了她一塊兒玉,那小乞丐有段時間天天拿著那玉在大街上,見人就問。”

“問的什麼?”

“好像是在尋人,問認不認識這玉,”那人想了一下,道:“具體的細節我也不清楚了,再說了,一個乞丐拿著這麼貴重的東西,不得叫人盯上了。”

“那這群人是為了搶這玉?那不得報官,這不搶劫嘛不是。”

“哎哎哎,你彆急,聽人把話說完。”

“這小乞丐是偷了人家的錢,才被追著還債的。”

“小小年紀還偷錢?”

“可不是,這一天天的討不著飯,可不得想辦法搞些錢來...”

幾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全被樓上的人聽見了。

林知府汗顏,偷偷瞄了眼沈三郎的臉色,見他依舊是麵無表情,這才鬆了一口氣。

心裡又將樓下鬨事的幾人暗罵了一頓,好死不死的,居然在今天鬨事,是嫌他的帽子戴的太長了是嗎?

中年男人氣極,大罵了一聲,趁她不注意,抓住了小乞丐的頭巾,往後一扯。

隻聽“嘩啦”一聲,原本包裹著的頭巾被扯了下來。

一頭火紅色的長髮散落下來,雜亂的頭髮遮住了大半部分麵容,看不出是男是女。

樓上的沈三郎瞳仁一緊,“噌”地一下站了起來,嚇了旁邊的林知府一跳。

小乞丐見頭巾被人扯了下來,慌張地伸手想要擋住自己的臉。

就是這一頭稀奇的紅髮,當地人卻認為這是不祥的征兆,若是見到她就會用棍子驅趕。

圍觀的人本就怕惹禍上身,現下看到這紅髮更是議論紛紛,不敢靠近,怕招惹上災禍。

中年男子咧嘴一笑,若是把這小紅鬼賣去花樓,憑著她那一頭特殊的紅髮,那肯定是能吸引不少的人,大賺一筆。

隨即便叫人趕緊抓住她。

這下被人揭了短,小乞丐躲閃不及,被人抓了個正著,五花大綁的捆了起來。

中年男子蹲了下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臉,得意道:“你不是能跑嗎?再跑一個試試?”

說著又將手伸進去,想要將她脖子上的玉扯了下來。

小乞丐趁機一口死死地咬住他的手。

中年男子吃痛,掰著她的頭,想要她鬆口,可誰知小乞丐是下了死手,中年男子氣極,一耳光過去,才讓她鬆了口。

“小雜種,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他捂著手,氣急敗壞地罵道。

許是罵的不過癮,“啪”的一聲,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血跡順著她的嘴角滑落,可小乞丐愣是冇吭一聲。

冇想到還是個有骨氣的。

老女人舉著秀帕,往她嘴裡一塞,生怕這小丫頭再做出什麼傷人事來。

“瞧瞧,瞧瞧,這姿色以後去樓裡肯定能招不少稀客來。”老女人左看右看,雖然臉上已經腫了兩個大大的巴掌印,但心裡是千萬個滿意。

小乞丐看上去大概十四五歲的模樣,雜亂的頭髮遮住了大半部分麵容,看不出是男是女,渾身臟兮兮的,臟破的衣服像是破布一樣披在身上,漏在外麵的胳膊,還有多處大大小小的淤青。

可老女人對自己的眼光還是很自信的。

小乞丐說不出話,隻能惡狠狠地盯著他們。

“就是性子倔了些。”老女人陰森森的地笑了起來:“不過冇事,有的是手段讓你服帖。”

說罷,對著那群人道:“我們走。”

“等等。”

忽然一聲大喝,製止住了他們。

人群中走出一個青年男人,一身錦衣華服,腰間掛著白玉墜,看上去大約二十左右,五官俊朗,尤其是那一雙黑曜石般幽邃的眼眸,看起來像極了畫裡的謫仙,孤冷清傲。

是張能讓人過目不忘的臉。

他身邊的侍衛揮了揮手中的劍,人群紛紛往後退開。

這人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家。

所有人都是一愣,中年男子看清了他身後的人,語氣頓時軟了下來,忙笑道:“真是巧了,林大人怎麼也在。”

林知府冇理他,而是偷偷看了眼沈三郎,見他直勾勾地看著那地上的小乞丐,心道這沈三郎莫不是對這小乞丐感興趣?

正想著,沈三郎突然道:“這人,我要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