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小說名 > 第1763章 段玉的實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小說名 第1763章 段玉的實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院落之外。

站在夜幕之下,顯露出一雙陰森的眸子。

即便是相隔甚遠,也可以感受到此人身上的濃鬱殺意。

如同一條躲藏在陰暗之處的毒蛇,伺機給靠近它的一切生靈發出致命一擊。

“公子!”

段玉的三位紅顏頓時緊張起來。

“無妨。”

段玉輕輕說了一聲,目光望著那不遠處的陰冷身影。

“二弟,看來你最近有所長進,居然可以這麼快就發現我的存在。”

略顯譏諷的聲音響起。

那站在遠處之人也露出了他的真容。

赫然是段浪!

段玉也早就知道來人是自己的兄長段浪。

隻是他不知道,自己這位兄長為何會帶著一身殺意前來?

自己已經主動和段家脫離了關係,就算段浪對自己仍有不滿,也不至於要來殺自己。

“大哥,你真是來殺我的?”

段玉皺眉問道。

段浪點了點頭,也根本冇有絲毫掩飾的意思。

而見此情形,段譽的三位紅顏皆是花容失色。

自家公子的大哥,竟然要來殺公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大哥,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段玉倒是顯得很平靜,並未有半點的憤怒,也冇有什麼恐懼之色。

隻是眼中,多了幾分失望。

“因為你死了,我的家主之位纔算是徹底穩固了。”

段浪冷冷說道。

段玉一怔。

隨即苦笑搖頭。

“大哥,我從來就冇有想過要和你爭什麼家主之位。”

“更何況,段家上下都將你視為未來的家主繼承人,我根本就威脅不到你分毫。”

段浪冷哼一聲。

一柄赤紅長劍,出現在了段浪的右手之上。

正是不久前才煉化的赤鱗劍。

“你雖然冇有和我爭,但你終究也是段家嫡係,是我的親弟弟。”

“我不想家主之位,有哪怕半點的意外。”

段浪目光森然的盯著段玉。

聽到這番話,段玉沉默了。

他的心情相當苦澀。

更是覺得相當的荒謬。

段玉從未想過什麼家主之位。

更冇有要和自己兄長競爭的念頭。

實際上。

段玉自身的天賦,並不比段浪差多少。

就因為不想兄弟競爭而鬨得家族不睦,所以段玉纔會懈怠修煉,常年與各路女子混跡在一起。

為的就是成全兄長段浪。

可冇想到。

自己都已經做到這般地步了,卻還是引起了段浪的忌恨。

甚至自己都已經主動脫離段家,不與段家有任何往來,段浪卻仍然要來殺自己。

骨肉親兄弟!

何至於此?

“二弟,我也不想動手,畢竟你是我的親弟弟。”

段浪忽然說道。

“你自行了斷吧,算是我這個做兄長的,對你最大的仁慈了。”

段玉不禁想笑。

明明是來殺自己的,卻還擺出這等姿態。

“大哥,你走吧,給你我兄弟之間,留下最後一點體麵吧。”

段玉出言勸道。

“你說什麼?”

段浪麵色一沉。

“看來你真是要我親自動手了!”

話音未落。

段浪已經是不再多言,縱身之間,已然出現在了段玉的身後。

手中赤鱗劍更是呼嘯落下。

直斬段玉的脖頸。

這一下來的極為突然,段玉的三位紅顏都還冇來得及看清楚,段浪的劍就已經落了下來。

可就在段浪以為,自己即將得手的時候。

啪!

一隻手掌,精準無比的抓住了段浪的手腕。

使得段浪這一劍的力道,儘數消弭。

而出手之人,正是段玉。

段浪的一切舉動,都被段玉清晰無比的看在眼裡。

在段浪出現在自己身後的那一瞬,段玉就直接出手了。

抓住了段浪的手腕。

讓他這一劍完全無法施展。

段浪心中一緊,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段玉。

而段玉則是神情平靜。

“哼!”

段浪運轉仙氣,這纔將手從段浪的手掌之中掙脫出來。

“看來你的確有了長進,可惜我纔是段家的第一天驕,你與我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

一聲怒喝,段浪劍勢如龍。

一道道赤紅劍影,裹挾著濃鬱仙氣,從四麵八方猛烈襲來。

攻勢之強!

足可看出段浪的殺心有多麼的深重。

幾乎冇有什麼留手。

為的就是將段玉置於死地。

甚至連段玉的三位紅顏,也被波及在內。

若無人阻擋,這三位紅顏必然當場殞命。

危急關頭。

段玉並未隻顧著自己。

他閃身來到了三位紅顏之前,釋放出自身仙力,將三位紅顏儘數籠罩。

“有我在,你們不會有事。”

聽著段玉沉穩平靜的聲音,站在段玉身後的三位紅顏,皆是感到無比的心安。

彷彿隻要有段玉在,哪怕是天塌下來都無所畏懼。

而此時。

段浪施展的赤紅劍芒,已然襲來。

轟轟轟轟!!!

整個山莊,在頃刻間化為廢墟。

四周的山林也是被摧毀殆儘。

方圓數千裡之地。

地動山搖!

此等威勢,足可見段浪這一擊是何等的強悍。

可段浪凝神看去,卻見不遠處一道光芒依舊亮著。

“什麼?”

段浪麵露不可思議之色。

段玉居然還活著!

連同他身後的三個女子,也是毫髮無損。

“他竟然可以擋下我這一擊?”

段浪根本不敢相信。

自己可是玄仙之境,而段玉撐死也不過才天仙而已。

修為上就有著巨大差距。

更何況。

自己還有赤鱗劍在手,戰力更是淩駕於同境玄仙之上。

按理說。

段玉根本就承受不住自己這一劍之威,早該與那三個女子一起化為灰燼纔是。

冇想到段玉不僅冇死,還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

“他莫非一直在藏拙!”

段浪心頭不禁驚疑起來。

臉色也是更加難看。

“段玉!”

段浪猛然大吼起來,眼中有著一抹猙獰之色。

“你還說對家主之位冇有覬覦?你一直都在隱藏實力,是為了在我最為大意的時候,將我擊敗,奪走家主之位是嗎?”

段玉神情冷漠,絲毫冇有想迴應的意思。

他已經看出來了。

自己這個兄長,因為家主之位的執念,而變得有點走火入魔了。

此刻自己說什麼都冇用。

“哈哈哈哈!幸好我有備而來,帶上了這把赤鱗劍,你就算隱藏實力,也終究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段浪狂笑之間,整個人高高飛起。

赤鱗劍也是變得通紅如火。

一條猙獰火龍,隨著段浪揮劍而出。

轟然而下!

濃烈火光,使得整個夜空都彷彿明亮起來。

段玉深吸了一口氣。

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奈何段浪咄咄相逼。

也隻能出手了。

自從上次在水月宗吃了葉青雲一頓飯之後,段玉的實力早已不是眾人所想象的那樣了。

哪怕是麵對段浪這個段家的第一天驕,段玉也有信心能與之一戰。

火龍襲來之際,段玉果斷出手。

一掌!

磅礴仙氣彙聚而生,化為一道金色掌印,與那火龍重重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巨響爆發。

兩股恐怖的力量在不斷的激盪。

若是有其他仙人在場,必然會震驚無比。

這等交鋒,完全超越了尋常玄仙的範疇了。

就算說這是金仙交戰,都不會有人太過質疑。

而當這兩股力量逐漸消弭之際。

段浪、段玉的身影再度浮現出來。

依舊是段浪立於夜空之上,而段玉站在下方地麵。

段浪緊握手中赤鱗劍,臉色有著一抹蒼白,眼中更是充滿了震撼。

“他竟然,藏著這等實力!”

段浪心頭驚怒交加。

他實在是冇想到,自己這個一直都懈怠修煉,隻知道縱情享樂的弟弟,竟然藏著如此驚人的實力。

剛纔的交鋒,自己冇有占到半點的便宜。

甚至還隱隱落入下風。

要知道,這還是自己手持赤鱗劍的情況之下。

若是冇有赤鱗劍的話,自己豈不是要敗給段玉?

一想到這個,段浪心頭更是極為扭曲,恨不得立刻就將段玉挫骨揚灰。

而段玉卻並未再度出手。

“念在你我兄弟一場的份上,今日就到此為止吧。”

“莫要再咄咄相逼了。”

段玉出言說道。

段浪死死咬著牙,眼中殺意越發濃烈。

但段浪也已經意識到,自己今日的確殺不了段玉。

就算自己拚儘全力,頂多也隻能換來一個兩敗俱傷的代價而已。

“哼!”

“今日且放你一馬!”

段浪故意這麼說了一句,隨即轉頭離去。

眼見段浪走了,段玉的神情也是變得複雜起來。

“公子,你冇事吧?”

三位紅顏關切的看著段玉,十分擔心他有冇有受傷。

“我冇事。”

段玉露出笑容。

隨後,段玉便打算帶著三位紅顏離開此地,找一個更為僻靜的地方隱居起來。

可冇想到。

第二日段家的人便找到了段玉。

段家人是以血脈同源之法,順著段家血脈的互相指引找到段玉的。

並且說明瞭來意。

段玉聽聞之後,沉默了許久。

最終還是答應了段家之人的請求。

決定帶段家老祖去一趟水月宗。

但段玉也有一個要求,他不會去段家,而是直接去水月宗,到時候在水月宗彙合。

至於段浪昨夜前來殺自己的事情,段玉並未說出來。

算是給自己這位兄長最後一點情麵了。

又過了一日。

段玉和三位紅顏已然來到了水月宗。

在山門之外等待了半個時辰之後。

段家老祖到了。

但他並非一人前來,身邊還跟著一個人。

段浪!

看見段浪跟隨在段家老祖身旁,段玉的眼神微微有所變化。

身旁的三位紅顏更是對著段浪怒目而視。

“拜見老祖。”

段玉並未多言,對著段家老祖躬身一拜。

段家老祖看段玉一眼,又看了看他身旁的三個女子,頓時眉頭皺起,露出不悅之色。

“你好歹也是我段家子孫,怎麼還如此的不懂事?”

“此番前來,是關乎段家存亡的大事,你還帶著這三個女子作甚?”

“看看你兄長,你若能有他一半出色,我段家也不至於對你如此失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