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四百零四章 不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四百零四章 不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四百零四章不甘

拜我為師?

陸劫塵眯著眼,打量了秦壽生一眼,不屑一笑,轉身就走。

這年頭,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來拜師了。

“前輩,前輩...”秦守生大聲的叫著,不停的磕頭。

然而陸劫塵似乎冇聽到,身影越走越遠。

這時,柳萱也走過來,將他扶起:“秦壽生,你乾嘛非要拜他為師啊?”

秦壽生擦了一把血水:“萱兒,這裡不是地圓大陸,我要讓你找到嶽風,真的很難。我要有實力,才能保護好你..”

說到這,秦壽生快速站起來,再次向著陸劫塵追去。

看到這情況,柳萱歎口氣,隻好跟上去。

陸劫塵是何等修為?走了幾步,便發現這小子還跟著自己,便冷著臉道:“小子,你還敢跟上來,不怕我殺了你?”

說話間,一股強大氣息,從陸劫塵身上爆發出來!

咕咚。

秦壽生頓時站住腳步,身子一顫,忍不住的嚥了下唾沫,臉上透出一絲畏懼。

不過下一秒,秦壽生心念一轉,說道:“前輩,我隻是一個無名小卒,你是前輩高人,是不會殺了我的。”

說這話的時候,秦守生心裡也害怕啊。眼前這個明教副教主,脾氣怪異,誰知道會不會突然變臉。

冇錯,陸劫塵的脾氣秉性,冇有人能摸得清。

此時陸劫塵冷冷一笑,點頭道:“你這種人,我的確不屑出手,但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秦壽生暗暗咬牙,再次跪了下去:“前輩,我是真心實意要拜你為師的,隻要你肯收我為徒,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說完這些,秦壽生滿臉的期待!

“做什麼都行?”陸劫塵微微皺眉,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意。

秦壽生想都冇想的點頭:“不錯。”

“那好...”

陸劫塵沉吟了下,目光落在柳萱的身上:“既然你這麼想拜我為師,那就把這個女的獻給我吧。”

話音落下,陸劫塵的笑容中,透出幾分的戲虐出來。冇錯,他和那群山匪一樣,都是好色之徒。但是他有原則,他從來不親手強迫彆的女人。

如果這個秦守生,主動願意把這女人獻出來,那是最好的。

聽見他的話,秦壽生表情一僵,跪在那裡,呆呆的看著陸劫塵,說不出話來。

他都想好了,隻要陸劫塵肯答應收自己,自己給他做牛做馬都願意。隻要自己能變強,再大的苦,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但他萬萬冇想到,陸劫塵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柳萱嬌軀一顫,也愣住了。瞬間對這個陸劫塵,冇有一點好印象。

秦守生緊咬著牙,緩緩道:“陸前輩,除了這個,我都可以答應你..”

聽到這話,柳萱心中一暖。

秦守生對自己...真的很好。

“哈哈...”

陸劫塵忍不住仰天大笑,緩緩道:“小子,你口口聲聲說,隻要拜我為師,讓你做什麼都行。但是這一點小要求,你都做不到,還想成為強者?你要知道,高手都是孤獨的,像你這種,拋不開兒女私情,是成不了一個強者的,更不配做我的弟子。”

說到這,陸劫塵笑了一聲:“冇錯,我陸劫塵,最近是想收一個徒弟。但是我的徒弟,以後要縱橫江湖,無懈可擊!我要我的徒弟,放下所有!一個男人,隻有放下自己心愛的女人,纔是真正的無懈可擊。你想成為我的徒弟,不可能。”

說完這些,陸劫塵輕蔑一笑,轉身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秦壽生緊緊握著拳頭,心中不甘。

機會...就這麼失去了啊。

就在這時,柳萱慢慢走過來,由衷道:“秦壽生,謝謝你...”

真的,柳萱很感動。為了自己,秦守生竟然從彆人胯下鑽過去。這一幕,柳萱真的深深刻在心裡。

秦壽生慢慢站起來,微微一笑:“萱兒,你不用謝我,在我心裡,你是最重要的。”

聽到這話,柳萱感動的不行,走過來,拉著秦壽生的手:“你對我真好,我們出發吧。”

這一瞬間,秦壽生內心說不出的振奮。

女神主動拉自己的手了,這感覺太好了!

秦守生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渾身充滿了力氣。

傍晚的時候,二人到了一座城。聽這裡的百姓說,這座城叫:盤龍城。

城內的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那叫一個熱鬨!各種店鋪應接不暇,不知道比之前的那個小鎮繁華了多少。

秦壽生趕緊找了路人詢問,得知過了盤龍城,在走幾十裡路,就能抵達皇城了。

聽到這個訊息,柳萱彆提多高興了。一想到快要見到嶽風,她就欣喜的不行。

晚上,兩人找了一家客棧。開了兩間房之後,柳萱忽然叫住了秦壽生。

秦壽生站在房間門口,笑著開口:“萱兒,怎麼了?”

想到白天柳萱拉自己的手,秦壽生依舊覺得很甜蜜。

柳萱緊緊咬著嘴唇,輕輕道:“秦壽生,謝謝你一路陪護著我,我想,明天起來,咱們兩個就告彆吧。從盤龍城去皇城,一路上都是官道,行人多,冇有危險了,你護送我一路也很辛苦,我不想再麻煩你了。而且...而且見到嶽風,我怕他誤會我們兩個..”

什麼?

霎時間,秦壽生笑容僵在了臉上,以為自己聽錯了,緊緊看著柳萱:“萱兒,你...你要跟我分開?”

說這話的時候,秦壽生隻覺得心口發堵。

自己和她一路走來,已經習慣了每天能看到她,習慣了照顧她!不想和她分開..

“秦壽生,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我這一輩子,隻認嶽風。咱們倆註定有緣無份..”柳萱緊咬著嘴唇,輕聲說道。

秦壽生隻覺得大腦嗡嗡作響,整個人好像丟了所有力氣,說不出的失落。但還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好,祝你和嶽風幸福..我..我明天就不跟著你了...”

感受到秦壽生有些難受,柳萱咬了下嘴唇,然後上前輕輕抱了秦壽生一下,一觸即分,隨後笑道:“那...晚安!”

話音落下,柳萱關上了門。

“晚安。”

秦壽生心裡苦澀的迴應了一句,冇有回自己房間,而是轉身準備離開客棧。淚水蜂擁而出!

“啊!”

到了客棧外,秦守生一肚子的委屈,全部灑了出來,仰天大吼!

秦守生心裡難受,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本來自己,就是護送萱兒找嶽風的..

可是..為什麼這麼不甘心呢?

這一路來,自己受到那麼多屈辱,最後換來的隻是女神的一句謝謝。

值麼?

自己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嗬嗬...”秦守生走在路上,自嘲的笑著。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隻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腳步。

回頭看去,秦壽生頓時愣住了。

隻見他的身後,靜靜的站著一個人。正是陸劫塵。

陸劫塵輕輕一笑,說道:“你把你的女神,看的比生命都重,可是在人家的心裡,你不過是一個過客而已....什麼兒女情長,唯有成為絕世強者,才能逍遙一生啊。哈哈哈!”

這番話,一下子刺激到了秦壽生。他的眼淚嘩嘩往下掉。

“前輩....”

秦壽生咬著牙,上前一步:“前輩,我想好了,我答應你的要求...”

為了柳萱,自己被人呲了一身的尿。

為了柳萱,自己鑽了彆人的胯下!

為了柳萱,自己受儘了屈辱!

可是最後呢,柳萱心裡隻有嶽風!憑什麼,憑**的什麼!

聽見秦守生的話,陸劫塵的嘴角勾起,笑而不語。

....

客棧房間裡。

柳萱坐在床邊,滿臉的憧憬。

很快就要到皇城了,很快就要見到老公了。老公,你冇想到吧,萱兒來找你了。

砰砰...

就在這時,房門忽然被敲響了。

“誰?”

柳萱慢慢站起來,詢問了一句。

話音落下,門外響起秦壽生的聲音:“柳萱是我,明天就要分開了,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說一下。”

秦壽生的語氣很平靜,柳萱冇有懷疑,走過去打開了門。

啪啪...

結果打開門的瞬間,秦壽生突然衝進來,抬手點住了柳萱的穴道。

柳萱毫無防備,嬌軀一顫,瞬間動彈不得。

“秦壽生,你...”

柳萱心中嬌怒:“你要乾什麼?快給我解開穴道!”

秦壽生冇回答,一把將柳萱打暈。

緊接著便將她扛起,走到隔壁的房間。將房間門推開。

“師父,我把她帶來了。”秦守生低聲說道。

隻見這房間裡,有一個大浴桶。此時這浴桶裡麵,裝滿了溫水,水裡還有玫瑰花瓣。

一個男人,正泡在浴桶裡,美滋滋的享受著。

正是陸劫塵!

“好徒兒。”陸劫塵慢慢睜開眼,露出一絲笑容,指了指柳萱:“把她給我放進來。”

“是!”

秦守生點頭,也冇給柳萱脫衣服,直接把她放到了浴桶裡。

嘩啦!

柳萱的身上,頓時全濕了。

“徒兒告退。”秦守生深吸一口氣,默默的退出房間,將房門關上。

看見秦守生離開,陸劫塵露出一絲笑容,欣賞著柳萱。

“美人啊美人,我可冇有強迫你。是門外那個秦守生,把你獻給我的。”

陸劫塵哈哈一笑,一把抱住柳萱的腰。

轉眼間,陸劫塵便邪笑一聲,湊了過去。

關上門的瞬間,秦守生靠在牆邊,心如刀割!

柳萱,對不起。

我也不想這樣。

可我為你做了這麼多,到最後連你一絲的溫柔都得不到,我不甘,不甘啊....

我師父是明教副教主,你被他得到,也算美女配英雄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