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另有隱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另有隱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嶽風閣下!"

這時,使者快步走到跟前,衝著嶽風焦急道:"大事不好了!"

嶽風深吸口氣,開口道:"有什麼事兒,慢慢說,不要慌!"

那使者急的快哭了,滿頭冷汗,無比焦急道:"嶽風閣下。有人闖入幽冥深處,搶走了封魔鏡!"

啥?!

聽到這話,不管是嶽風,還是文醜醜眾人,全都愣住了。

尤其是嶽風,內心震驚不已。

上次那醜陋男子,硬闖幽冥深處,被自己和冰瑤聯手打退,之後鬼界就加強了戒備,怎麼還有人膽敢硬闖?

而文醜醜眾人,此時反應過來,都是一臉疑惑。

封魔鏡是什麼?

因為不知道魔尊戈涅的事兒。所以文醜醜等人,都還不知道封魔鏡是什麼東西。不過看這使者焦急的樣子,顯然不是普通之物。

察覺到眾人的疑惑,嶽風就把魔尊戈涅的事情。詳細的說了出來。

呼...

得知情況,文醜醜眾人都是愣在那裡,內心震動不已,久久說不出話來。

而站在一旁的任盈盈,精緻的臉上,卻是透著複雜。

自己的祖先蚩尤,是魔尊戈涅的屬下,現在封印魔尊的封魔鏡,被人從幽冥深處救了出去,會不會對自己有影響?

馬德!

而站在另一邊的文霄羽,則是緊握拳頭,說出的驚怒。

原來...白雲飛要我偷走父親的幽魂令牌。是要進去神域救魔尊戈涅....

驚怒之下,文霄羽說不出的後悔。

早知道是這樣,當時就算死,也不會向白雲飛妥協。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靜!

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一股壓抑的氣氛籠罩著眾人。

終於,嶽風緩過神來,衝著那使者問道:"知道那人是誰嗎?"

上次那個醜陋男子,嶽風動用了天門和天道盟的關係,查遍了整個九州江湖,都毫無線索。

使者冇有猶豫,立刻迴應道:"那人叫白雲飛。"

說著,使者臉上透著幾分的悲憤,繼續道:"當時白雲飛闖入鬼界的時候,親口承認,上次那個醜陋男子也是他,當時他讓屬下,拿著幽魂令牌,先探查封魔鏡的位置,探查清楚位置後。白雲飛就化妝直闖幽冥深處。對了,白雲飛屬下拿的幽冥令牌,是文醜醜閣下的。"

白雲飛?

聽到這些,嶽風隻覺得腦子嗡嗡作響。

馬德。竟然是他。

難怪之前一直找不到那個醜陋男子的行蹤,原來是白雲飛假扮的。

還有...白雲飛手下怎麼會有文哥的幽冥令牌?

心想著,嶽風下意識的看向文醜醜。

我的幽魂令牌?

文醜醜也是大吃一驚,這怎麼可能?自從三年前擺脫前代冥王的控製之後,那幽魂令牌,自己就一直藏在修煉的密室中,從未拿出來過,怎麼可能會到了白雲飛屬下的手中?

心想著,文醜醜有些不放心,趕緊前往後院的密室。

看到這情況,嶽風和其他人,緊緊跟在後麵。

什麼?

很快。到了密室後,文醜醜頓時懵了。

就看到放置幽魂令牌的盒子裡麵,空空如也,幽魂令牌不翼而飛。

呼...

一時間。嶽風和其他人,也都愣在那裡。

文哥的令牌真的不見了。

此時的文醜醜,臉色難看至極,心裡也是怒火沖天,語氣低沉道:"這白雲飛真是不簡單,竟然能從我修煉的密室,盜走令牌。"

嘴上這麼說,文醜醜心裡卻暗暗嘀咕。

就算白雲飛實力很強,也不可能在不驚動歐陽家族的情況下,偷走令牌啊,畢竟,這個密室十分隱蔽,就連歐陽家族的很多弟子都不知道,白雲飛是如何找到的?

見文醜醜的表情變化,嶽風沉吟了下,緩緩道:"盜走幽魂令牌,白雲飛是主謀冇錯,但我懷疑他身邊還有幫凶,而且就在咱們歐陽家族。"

一邊說著,嶽風下意識的環視了下四周。

嶽風心思縝密。看到文醜醜的密室被盜,一下子就想到歐陽家族出了內鬼,要知道,文醜醜的密室十分隱秘。就算白雲飛實力強悍,冇有人幫忙,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把幽魂令牌拿走。

呼!

聽到這話,周圍眾人,都是心頭一驚。

文醜醜也是猛然一震,看著嶽風道:"風子,你是說咱們歐陽家族,有人和白雲飛暗中勾結?"

噗通!

嶽風正要開口迴應。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就看到一個身影,直接跪在了文醜醜麵前,英俊的臉上。滿是惶恐和愧疚。

正是文霄羽。

嗯?

什麼情況?

看到這一幕,嶽風和周圍眾人,都是一愣。

文醜醜也滿臉疑惑,皺眉看著文霄羽:"霄羽。你乾什麼?"

文霄羽跪在那裡,低聲道:"父親,你的幽魂令牌是我拿走的,是我給了白雲飛!"

什麼?

聽到這話。嶽風和周圍眾人,都是心頭一震。

密室中的幽魂令牌...竟然是文霄羽拿走的....

於此同時,文醜醜也瞬間僵在那裡,隨即勃然大怒。

"啪!"

下一秒。文醜醜狠狠打了文霄羽一巴掌,氣的渾身發顫:"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知不知道,你幫助白雲飛救走魔尊,整個天下都會大亂。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百姓無辜喪命,你就是千古罪人啊。"

說著,文醜醜拔出身上長劍,怒喝道:"我殺了你這個逆子。"

最後一個字落下,文醜醜緊握長劍,直接向著文霄羽心口刺來,說真的,文醜醜對這個兒子,一直十分疼愛,還打算過幾年,就把長生殿的掌門之位傳給他,可現在,兒子竟然幫助白雲飛救走了魔尊。

這可是關係著整個天下的大事兒,若是縱容包庇的話,以後還有什麼顏麵麵對九州百姓?

看到長劍刺來,文霄羽眼中滿是淚花,直直的跪在那裡,根本冇有躲閃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父親取自己的命,也是應該的。

"文哥!彆!"

嶽風大吃一驚,趕緊閃身過來,抬手一掌打偏了文醜醜的長劍,勸慰道:"你怎麼也如此衝動?這件事兒,肯定另有隱情。"

說著,嶽風偏頭看了一眼文霄羽,繼續道:"霄羽是咱們看著長大的,他品性正直,我相信,他不可能和白雲飛同流合汙的。咱們讓他把當時的詳細情況說出來,再做定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