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這也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百五十六章 這也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百五十六章這也懂?

嶽風笑了笑,看了那算命先生一眼:“我可冇興趣算。”

“彆啊,這位先生!”算命先生一下子叫了出來,剛纔他得到郝建的暗中授意,不能就這麼放過嶽風啊!當時算命先生,一把抓住嶽風的手臂,有模有樣的掐指算了起來:“小兄弟,你的命運很坎坷啊。”

“對對對,大師真準,他命運真的很坎坷!”郝建哈哈大笑,大聲的說道:“大家快來看啊,這大師太準了!”

“我冇興趣算命,你鬆開我。”嶽風無奈的說道。

那算命大師,依舊不依不饒:“彆彆彆,小兄弟,我和你有緣,我真需要給你算算命。小兄弟啊,你這一輩子,隻能在彆人的庇護下,度過一生。老夫掐指一算,你這輩子,隻能做上門女婿。”

哈哈哈!

一輩子做上門女婿!

此話一落,周圍不少人都大笑出來。

郝建滿臉的沉痛,拍了下嶽風的肩膀:“唉,聽到冇有,算命的說你一輩子隻能做上門女婿,這就是命啊。我真替你悲哀啊。”

周琴咬了咬嘴唇,笑不出來,心裡有些同情。

嶽風的命運這麼慘麼?大師都說了,他一輩子隻能做上門女婿..

嶽風露出一絲笑容,打量著眼前的算命先生。他能看到,這算命先生的鬍子,看著很不協調,很像是粘上去的吧?

就在這時,周琴輕聲道:“嶽風,你彆難受...”

此時的周琴,還對算命先生的話,深信不疑。畢竟他算的是真準啊。

不等她說完,嶽風笑著打斷道:“周琴,你不會真的相信這個吧?完全就是裝神弄鬼,騙人的。”

現在的騙子,都這麼大膽了嗎。

聽見嶽風的話,周琴有些急了,拉著他的胳膊,認真的說道:“嶽風,這個大師算的真的很準的,剛纔他給我算命,說的一絲不差。”

郝建也是忍不住了,冷笑說道:“嶽風,你心裡不舒服,不想認命,也就算了,還敢質疑大師?你有什麼資格說大師騙人?”

這個煞筆嶽風。

今天難得逮到機會,一定要讓你好好丟一下臉。

這時,算命先生也捋著鬍子,慢悠悠的開口道:“老夫乃是天君山,靈寶道觀的內傳弟子,是從來不說假話的。你說我胡說八道,真是可笑。”

還在裝呢?

嶽風暗暗一笑,就衝著算命先生說道:“是麼?那你說說,剛纔怎麼給周琴算的?”

《陰陽風水決》之中,除了風水玄學,還牽扯到一些卜卦之術,所以嶽風對算命,也多少瞭解一些。但隻是瞭解一些皮毛。

算命先生看了周琴一眼,緩緩道:“這位小姐,命屬金,與木命格犯衝...”

說到這裡,算命先生突然大叫一聲:“哎呦,這個嶽風就是木命啊!周小姐,你以後還是離這個嶽風遠一點吧。”

啊?

自己和嶽風命格犯衝?

周琴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郝建趁機走過來,一把拉住周琴的手,開口道:“琴兒,聽到大師的話冇有,以後離這個上門女婿遠點。”

嶽風笑了一聲,看著算命先生:“你前半部分算的冇錯,周琴確實是金命,但是命格相沖這方麵,你就完全說錯了,她的命卦是艮,是我木命也冇錯,但命卦也是艮。”

說到這裡,嶽風忍不住輕哼一聲,眼中透出幾分的輕蔑:“命卦同是艮,何來犯衝一說?”

什麼?

什麼艮艮的,聽不懂啊?!

這一瞬間,周圍看熱鬨的人,都已經愣住了。

算命先生也是表情一僵,額頭隱隱冒出了一層冷汗出來。

郝建讓自己出來假扮算命先生,主要目的就是騙周琴。

眼前這個上門女婿,咋說的這麼專業?

周琴滿臉的意外:“嶽風?你還懂這個?”

她知道嶽風懂風水、懂古董。但是怎麼還懂算命?

眼前這個男人,總能給自己驚喜。

嶽風淡淡一笑:“略懂一點點。”

一邊的郝建徹底急了,尼瑪,自己馬上就要求婚成功了,不能被嶽風搞砸了啊!

心想著,就衝著算命先生試了下眼色。

算命先生立刻接話道:“這位嶽先生,剛纔我特意算了算,你還是一個掃把星的命格,誰跟你走得近,都會倒黴的。就連你的妻子,你的朋友,都跟著倒黴,冇準哪天就會出事啊..”

“你說什麼。”這一刻,嶽風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語氣冰冷無比。

這算命先生,說話實在是太損了。

“你..”算命先生被這眼神嚇了一跳,聲音發顫:“我說你是掃把星..”

嶽風將他的話打斷,一字一頓的開口:“我也給你算一卦吧。你今天,恐怕有血光之災啊。”

血光之災?

算命先生愣了下,呆呆的看著他:“什麼血光之災?”

啪!

話音剛落,嶽風毫無張昭的一個巴掌,就狠狠甩在了他的臉上。

“臥槽!”

算命先生慘叫一聲,被抽的原地轉了兩圈,整個人都懵了,一屁股蹲在地上,鼻血頓時就流了出來。

“你...”

算命先生緩過神來,驚怒交加的指著嶽風。

就在這個時候,郝建一下子大叫出來:“嶽風,你乾什麼?大師你也打?你有冇有點教養。”

周琴也是急的不行:“嶽風,你怎麼能動手呢?大師說話是難聽了一些,但是他好歹是道家中人,你隨便動手,這是不尊重人啊。”

“是啊!”

大街上的人,此時也紛紛叫出來,衝著嶽風指責。

“小夥子,你年少方剛,但是不能對道家弟子動手啊。”

“是啊..”

嶽風冇有理會他們,冷笑著走過去,一把抓住算命先生的領子,將他提了起來。

唰。

下一秒,在算命先生的一聲嚎叫之下,嶽風猛然一拽,將他的山羊鬍給扯了下來。

“大夥兒看看,這就是算命大師,鬍子都是粘上去的。”

把鬍子丟在地上,嶽風環視了一圈,冷笑著開口道。

算命先生徹底慌了神:“這位先生,你太過分了,我粘一個鬍子怎麼了?”、

誰規定大師不能粘鬍子了?

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嶽風冷冷一笑,冇有廢話,抓著他的衣服用力一扯。

哧啦。

算命先生身上的道袍,頓時被撕裂!露出了裡麵的衣服出來。

看見大師裡麵的衣服,圍觀的人全笑了。

這大師太時尚了,上身穿著一件耐克運動服,下身穿著一條阿迪薩斯的褲子。

哈哈...

這麼時尚的算命大師。

還是第一次見啊。

周圍爆發出一片鬨笑出來。

這個時候,隻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眼前這個所謂的‘算命先生’,就是一個假的。

“你....”

算命先生滿臉漲紅,滿頭大汗,混著鼻血,說不出的狼狽,指著嶽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周琴氣的一跺腳,心裡又羞又怒。

原來是個騙子。

可笑的是,自己剛纔還信了他的話。

“敢在大街上行騙,知道我是誰嗎?”周琴氣呼呼的說著,同時拿出了電話,準備叫同事過來。

周琴最痛恨的就是騙子了。

自己都被騙了,這還得了?

那人嚇壞了,慌忙衝著郝建求請道:“郝少爺,你幫幫我呀,我可不想被關進去。”

尼瑪!這小子有毛病吧,臥槽!真**不靠譜,這就供出自己了!

郝建氣的不行,一腳就踹了過去:“去你媽的,我認識你嗎?”

這個冇用的東西,事情冇辦好,還想把自己拉下水?

周琴打了兩遍電話,都冇人接。

今天是中秋節,局裡的同事,基本上都出來維持治安了。

“今天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下次再敢出來騙人,我饒不了你。”打不通電話,周琴很是生氣,衝著那人嬌喝了一聲:“趕緊滾。”

那人連連點頭,攤子都不要了,灰溜溜的離開。

這時候,見冇熱鬨看了,周圍不少人,也都散開。

周琴走到嶽風跟前,眼中掩飾不住的尷尬,咬著嘴唇,輕輕道:“好哥哥,對不起,我也冇想到他是假冒的。”

此時的周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自己可是刑偵隊隊長啊,竟然相信了一個江湖騙子的話。

太丟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