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條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條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條件

“師徒之情?”

張角似笑非笑的看著寒冰,緩緩點頭道:“好,我可以答應你。”

“謝謝師父...”寒冰大喜,就要開口。

然而剛說出四個字,就被張角打算了。

“你先彆高興太早,我可以饒了這個海靈兒的命,也可以暫時放過你哥哥。”張角嘴角勾起一絲邪笑,緩緩道:“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這...

寒冰嬌軀一顫,心莫名的發顫,師父詭詐多端,他說的條件,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

“小妹,彆答應他。”就在這時,嶽無涯忍不住大叫道:“此人卑鄙無恥,肯定不會有好事兒,我寧願死,也不能讓他奸計得逞。”

聽到這話,寒冰臉蛋漲紅,很是猶豫。

張角懶得廢話,衝著寒冰道:“很簡單,你留在歐陽家族,想辦法給你父親嶽風傳訊息,然後讓他去找我。”

聽到這話,寒冰愣了下,給父親傳話?這麼說,父親冇出事兒?

呼!

與此同時,周圍的其他人,也都是莫名的振奮。

原來張角搞了這麼多,是為了引出嶽風。

想到這,任盈盈眾人都是又驚又喜。如此說來,嶽風有線索了。

“好!”

終於,寒冰反應過來,衝著張角點頭道:“我答應你。”

說真的,寒冰知道張角要對付父親,心裡很不情願,但冇辦法,若是不答應,哥哥的手就會被砍掉,海靈兒也會被殺。

哈哈...

見她答應,張角露出一絲笑容,欣慰道:“好,不愧是我的乖徒兒。”

說著,張角揮了下手:“全部帶走。”

話音落下,周圍的黑衣人,將任盈盈眾人押走。

“主公!”

前腳剛走,幾名黑衣人抬著一個巨大的石巷子快步走來,領頭的恭敬開口道:“找到了這個。”

不錯,張角將江珊和任盈盈從歐陽家族騙出來之後,手下就去了歐陽府邸搜查,目的就是要找到軒轅黃帝留下的寶箱。

張角是聰明人,知道就算控製了無天組織,也很難稱霸九州,而軒轅黃帝留下的寶箱,可以剋製羅刹族,隻要拿到了寶箱裡麵的寶物,就等於控製了羅刹族。

而控製了羅刹族,就有了稱霸九州的絕對實力,要知道,當初羅刹族翻越混沌山脈,來勢洶洶,九州大陸聯合起來,都差點擋不住。

哈哈哈...

張角快步走過來,圍著石箱子仔細看了看,喜形於色:“不錯不錯...”

寶箱已經得手,剩下的,隻需要找到開啟寶箱的鑰匙就行了。

張角當然知道,開啟寶箱的是龍珠,三年前,嶽風機緣巧合得到龍珠,然後被段羽騙走,在最後的戰鬥中,嶽風追擊段羽進入蠻荒詭域,最後失去了蹤跡。

而現在,嶽風失蹤三年回來,必定已經拿到了龍珠。

.....

另一邊,聖火宮。

大殿下麵的煉獄密道中。

哢嚓嚓...

隨著兩邊貼牆緩緩合攏,中間的縫隙,已經不足一米了。

嶽風急的滿頭大汗,尼瑪,這樣下去,自己要被烤成鐵板燒了。

怎麼辦?

嗡嗡嗡...

正說著,就聽到腳下堅實的地麵上,傳來一聲聲震動,震動聲不大,但是嶽風卻是都聽得清清楚楚。

臥槽!什麼情況?

嶽風滿心疑惑,趕緊低下頭,目光緊緊盯著地麵,就看腳下的石板,被鑿出了一個直徑半米的洞口出來,緊接著,一個矮小的身影鑽了出來。

這人四十多歲的樣子,一身緊身皮裝,長得獐頭鼠目,尖嘴猴腮。

正是曾經在北瀛大陸有過幾麵之緣的土行孫。

臥槽,竟然是他?

看到土行孫,嶽風愣住了。

“呸呸...”土行孫拍了拍身上的土,吐著嘴裡的土渣,自言自語:“這破地方,打個地洞真費勁兒....”

正說著,看到嶽風,土行孫嚇了一跳,幾乎原地蹦起來。

“怎麼是你?”土行孫上下打量著嶽風,很是驚異。

當年,嶽風和嫦娥一起被抓,然後被楊戩關在北瀛大陸的皇宮牢房裡,當時就是土行孫打了地洞,將他們救了出來。

當時的情景,土行孫至今記憶猶新,對嶽風自然不陌生。

“土行前輩,彆來無恙啊。”嶽風笑了笑,招呼道。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心情說不出的舒暢。馬德,本以為這次在劫難逃呢,卻冇想到竟然碰到了土行孫。

土行孫正要迴應,看到兩側的貼牆,頓時臉色一變:“我去,這是個死路啊。快跟我來。”說著,就轉身鑽進了地洞之中。

嶽風不及多想,趕緊跟在後麵。

“土行前輩。”

進了地洞,嶽風忍不住詢問道:“前輩,你怎麼在這兒?”嶽風急的,土行孫是嫦娥的屬下,忠心耿耿,現在應該在北瀛大陸,怎麼會出現在聖火宮?

聽到這話,土行孫尷尬一笑,說道:“你有所不知,當年和羅刹族戰爭結束,娘娘一心修道,不再過問北瀛大陸的朝政了,不需要我保護,所以我現在是自由之身。”

“最近不是經常有人來蠻荒詭域探險嗎?嘿嘿,我一時技癢,也來湊湊熱鬨。”

“這次路過聖火宮,聽說這裡有一件寶物,叫做辟火珠,我就來探查一下,冇想到,碰到了你。”

原來是這樣。

得知情況,嶽風恍然點頭,同時也有些感慨。

這土行孫不愧是成名已久的江湖任務,藝高膽大啊,獨自一人就敢來聖火宮。

一邊說著,嶽風跟隨者土行孫不斷前行,就看到,這土行孫太厲害了,隻是簡單一個地洞,竟然打的四通八達。

“兄弟!”

這時,到了一個岔口,土行孫回頭道:“廢了這麼大的勁兒,也冇看到辟火珠,我準備走了,你要留下還是跟我一起?”

說這些的時候,土行孫很是鬱悶。

花了大半夜的時間,快把聖火宮翻了遍,也冇看到辟火珠的影子,此時已經是心灰意冷。

呼!

嶽風深吸口氣,想了想說道:“前輩先行離去,我還有點事情要辦。”

馬德,大難不死,決不能就這樣走了,一想到自己的窮奇靈獸,被陸淩珊殺死,嶽風心裡的怒火,就蹭蹭往上漲。

土行孫點點頭,將地洞的路線,都告訴了嶽風,然後轉身離開。

目送土行孫離開,嶽風順著眼前的地洞,慢慢向前走去。

土行孫打的地洞,看似四通八達,讓人眼花繚亂,卻難不住嶽風,畢竟,嶽風所學的陣法之術,要比這個繁瑣太多。

不一會兒,到了其中一條地洞的儘頭,嶽風看了下方位,確定這裡是聖火宮的禁區,也就是陸淩珊休息的地方,就直接鑽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