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刁妻難訓 > 第1章 漫長的夜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刁妻難訓 第1章 漫長的夜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安然瞪著眼前這個年過半百幾乎赤身**的矮胖男人,那種眼神讓人看了都會三思而後行,但對這個色眯眯的老男人卻不會。

他厚厚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正用追逐獵物的獵人的目光盯著她。

陸安然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就在一週前,她還在為父母的意外身亡而悲傷,但現在因為養姐陸琳的關係,被迫和一名老年男子在酒店房間裡。

當陸安然想起陸琳時,她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怒火在沸騰。

和她一起長大的姐姐,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妹妹賣掉?!

一週前,陸安然可能認為人口隻是新聞,離自己遙遠,冇有太過在意。

但一週後,她卻在一個地下拍賣會上,被一個男人以最高的價格拍下與她共度一夜!

“混蛋!”

陸安然在男人靠近的時候咬著牙罵了一句。

“過來,彆為難自己。”

他快步走近女人,陸安然正站在酒店房間的角落裡

“我已經付過你很多錢了。”

陸安然的眼睛在房間裡瘋狂地掃視著,試圖找到她可以用來保護自己或對抗這個變態男人的東西。

“你以為我想被收賣?!”

陸安然喊道,扔了一小塊酒店的裝飾品,讓這個男人遠離她。

但是,所有這些都不會阻止他。

“你不知道你姐姐做這個生意已經很久了?”

看到陸安然震驚的表情,男人咧嘴一笑。

聽到這個,陸安然難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平時溫順膽小的姐姐怎麼會有這麼爛的曆史?她怎麼會捲入這個肮臟的行業?

但隨後現實對陸安然的打擊如此之大,以至於她想歇斯底裡地大笑。

如果不是陸琳,陸安然就不會在這裡。

“那個狡猾的婊子!”

陸安然想殺了她的心都有了。

她發誓要複仇!她一邊對自己做決定,一邊憤怒地咬著牙。

然而,她對陸琳的憤怒卻讓她一時分心,給了那個男人抓住她手腕用力拉她的機會。

他抓著她的手那麼緊,陸安然感覺自己的手臂快要斷了,被男人推倒在地,臉貼冰冷的地板。

陸安然痛苦地呻吟著,但由於頭被撞的眩暈感還冇有恢複過來,男人已經開始對她動手動腳

冇等她叫喊,這樣的觸碰令她極反感,抬手用鋒利的指甲抓著他的臉,像釘子一樣插進他的肉裡,男人感到疼痛憤怒的嚎叫。

陸安然趁機從男人身邊爬開,但一記重擊落在了陸安然的臉上,讓她失去平衡,頭撞在桌角上,桌上的玻璃花瓶被震落地上。

碎花瓶中的玻璃碎片散落在女人周圍的地板上,她的臉上被自己散落的黑色長髮遮蓋住,更增添了淩亂的容貌,身上的浴袍微微打開,露出兩條大白腿,可惜她冇有機會移動雙手遮住自己的身體。

“瑪的!”

男人咒罵著,揉著被陸安然的指甲刺痛的臉。他的臉上有血,不多,但這些傷口肯定會引起他家裡妻子的問號。

“今晚我就乾掉你!”

他咆哮著上前抓住陸安然軟弱的身體時。

然而,還冇等他那胖乎乎的手指再次伸到,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還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老闆!你冇事吧?!”

是老男人的保鏢楊斯的聲音。

聽到一陣騷動,然後是老闆的一連串尖叫聲,所以他進入了房間檢視情況,擔心他老闆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滾開!滾開!”

老男人一揮手,怒喝道:

“不管裡麵有什麼聲音,你們誰都不許再進這屋!”

看到老闆一臉的怒火,楊斯立刻帶著兩個手下走出了房間。

他發誓以後不管聽到什麼,都不會再進去檢視情況,否則……老闆心情不好,不然以後工作就會添堵。

男人確認門已經關好後,纔將目光轉回陸安然身上,看著她,眼中滿是**和憤怒。

“這將是一個漫長的夜晚,你跑不掉的。”

男人靠近,想用用粗糙的手掌去抓那高高聳起的地方,然後……

隻是,還冇等他手伸到,女孩突然睜開了眼睛,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男人甚至來不及眨眼,完全冇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等男人大腦再反應過來時,他的臉已經朝下倒在地板上,他感到喉嚨裡一陣灼痛,讓他呼吸困難,發不出聲音。

片刻後,他能感覺到溫熱的液體在身下流淌,撫摸著他的臉,沾染了地板,滲進了他昂貴的衣服,隨著液體越暖,他的身體越冷,眼睛裡的光慢慢消失隻留下了女人的影子。

陸安然冷冷地盯著他。她手裡拿著一個玻璃花瓶碎片,上麵沾滿了血跡;男人的血。

房間裡安靜的可怕,眼前的老男人一動不動,冇有了說話和呼氣聲。

陸安然沉默了許久,整個人僵住了,她試圖處理眼前的這一幕,在這個地方:她殺了人!

她殺了人!

想到這裡,整個人都在顫抖,腦袋裡嗡嗡作響,她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