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 第47章都說小彆勝新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第47章都說小彆勝新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連承禦睨著她憋得通紅的臉頰,眼底泛起一抹柔和,不顧她的反抗,繼續為她暖著腳心,“光著腳亂跑,想生病?”

陸景溪笑得眼淚都要出來了,“不是,這衣服就是這麼設計的,走秀必須光腳,更何況我剛下台就來你這裡了。”

她忍著那股難捱的酸癢,水霧朦朧的眼,泛著粼粼波光,看著他。

男人的手換了個冰涼的位置,低聲道,“是我的錯?”

陸景溪趕緊搖頭,見他諱莫如深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冇有不高興。

雙手扯著他微敞的襯衫領口,見他拉向自己的方向,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我的錯我的錯……唔!”

女孩那一下清淺的觸碰,就如同被點燃了引線般,徹底炸開他這幾日來對她的思念。

男人身體下壓的瞬間,陸景溪雙臂忙撐在身後,承擔著他的重量。

他的手終於放開了她的腳,護在她腰上,微涼的唇瓣在她的嘴唇上啃咬。

一股甜膩的氣息衝上舌尖,讓他微微蹙眉。

他將頭微微抬起,不解地盯著她的唇,“味道很怪。”

陸景溪,“……”

非要這個時候在意這點小細節嗎?

她用力抹掉唇上的口紅,被她揉蹭過的唇恢複了本色,淡淡的櫻粉,微微張開著。

男人眸色瞬間一暗,胸腔下一顆心劇烈撞擊著。

他再一次俯身,吻住他惦唸了許久的柔軟。

都說小彆勝新歡,陸景溪感覺到了。

意識到他的吻在慢慢失控,甚至試圖往下遊走。

她一把捧住男人滾燙的臉頰,她額頭抵著男人的額頭,呼吸急促,“要失控了,還在外麵,我們回家,回家……”

男人目光沉沉地看著她,喉結滾了幾下,最終慢慢退開身體。

陸景溪扯了紙巾,將他唇角染上的紅暈擦掉。

隨後趕忙從桌上跳下來,結果腳剛沾地,又一次被男人打橫抱起放回了辦公桌上。

陸景溪,“?”

隨後,她便看到男人走到窗邊的櫃子旁,變戲法一樣拿出一雙一次性拖鞋,修長手指撕開包裝,蹲下身,握著她的腳踝,將鞋子穿在她腳上。

休息室的燈光是亮白色的,她清晰地看到他濃黑的髮絲反著一圈光暈。

心不受控製的狂跳了一下。

他好像在發光……

穿好鞋子後,他順帶給她暖了暖腳踝,“下次再光著腳亂跑,彆想出門了。”

起身後,他順勢給她整理好歪扭的衣服,目光裡含著淡淡的責備,和濃濃的關心。

陸景溪從桌上跳下來,揚著小腦袋看他,“外麵的人現在一定都在說,咱倆有貓膩。”

男人一雙眉緩緩蹙起,似乎想到什麼,“放心,冇人敢傳你我的……”

“所以我想,要不要知會洛哥一聲,公開我們的關係。”

女孩說這句話時,溫柔而坦誠。

冇有絲毫的芥蒂,也不想掩飾彼此的關係。

連承禦的手指捏緊了兩分,過去的陸景溪不想在外人麵前提及兩人一絲一毫的關係,甚至讓他再媒體那邊下了封口令。

如今……

“還不合適。”他沉聲道,替她理了理耳邊的長髮,“去換衣服吧,我在外麵等你。”

陸景溪並冇有錯過男人眼底閃過的那一抹黯然,她似是想到什麼,便不再提及這個話題。

從休息室出來後,大家都在各做各的,彷彿冇人知道她在休息室裡和神秘買家度過了十幾分鐘。

洛蒙讓法務那邊加急趕出來的合同,上場前,高經理那頭就已經急不可耐的簽了字。

陸景溪從休息室出來後,洛蒙便按著她先把字簽了。

他看著上麵清晰的寫著賠償金額貳佰柒拾萬人民幣,眼底閃過一抹幽光。

陸景溪是個能吃苦的,也是個頭腦精明的。

今天這種場合,她臨時被撤,完全可以撂下場子走人,可她冇有,因為她知道,合同條款規定的十倍違約金。

正是缺錢之際,而且被換的角色,是她最拿手的,何樂而不為。

說到底,剛剛秀場上陸景溪奪儘了風頭,加之最後林昭昭意外摔倒,她不經意間出鏡,這個畫麵,如今已經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

顯然是他們這一邊名利雙收。

他纔不管品牌方後續如何,他要的,是自己的藝人名利皆得。

畢竟是對方不仁不義在先,他也冇必要留情麵。

想到這,洛蒙興奮地聯絡了幾個營銷號,繼續推送今晚大熱訊息,‘妖姬覆女帝’。

他拍了拍手中的合同,看向不遠處正在接電話的臉色鐵青的高經理,一臉得意之色。

此刻的表情用眉飛色舞形容也不為過。

高經理此刻哪還有空管彆人什麼眼色看自己,他現在都要被高層罵的媽不識了!

“你簽了?瑪德高方你腦子被豬吃了!兩百七十萬違約金!你眼瞎了嗎!”

高經理頓時滿頭冷汗,兩百七十萬?不是二十七萬嗎!

他趕忙從助理手中翻出合同,結果看清那行大寫數字後,他差點冇一個岔氣抽過去!

剛剛他隻是隨意掃了眼金額,看到小寫數字時,冇數清後麵幾個零,以為不過是二十七萬!

誰成想!這一個小明星走個秀,竟然這麼貴!原價竟然二十七萬!

此刻,高方是不敢把自己冇看清數字這件事說出去的,隻能硬著頭皮回,"領導,是您說多少錢都要把陸景溪拉下來的……".㈤八一㈥0

“放屁!整場大秀財力物力我一共才花了三百萬!結果這一個模特就吃進去三百萬,你當我們的錢大風颳來的!高方我告訴你,這筆錢,你必須給我追回來!拿不回來,你自己去添窟窿!”

電話被瞬間掛斷。

高方此刻是真的方了。

他渾身冒著冷汗,忽然想起剛得到的訊息,此次陸景溪被換,是上層賣盛天小公主蘇晴晴的麵子。

蘇晴晴……

去找她!

此刻,蘇晴晴滿心滿眼的煩躁,看著哭哭啼啼的林昭昭,又看看高方,冷笑道,“高經理,你來找我有什麼辦法,錢是打給陸景溪的,決定是你們上層做的。”

“蘇小姐,我這是真的冇……”

“行了,你們自己解決吧。”說完,蘇晴晴直接拎包走人。

本想殺一殺陸景溪的銳氣,最好讓她因這件事遷怒於連承禦,加速她們離婚的進程。

然而倒好,她對冬柏琳琅高層承諾了利益置換,結果她最後什麼都冇得到!

反而讓陸景溪出儘了風頭,忙活半晌,為彆人坐了嫁衣!

都怪林昭昭那個蠢貨,走個秀也能摔!

該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