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 第177章你不用對我釋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第177章你不用對我釋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人在房裡鬨騰後又小憩了一會,纔去吃飯。

房間裡淩亂一片,陸景溪走前在門上掛了需要打掃的標識。

服務生十一點前來清理房間。

撤床單,消毒,給溫泉池放水清洗消毒後,重新放水。

臨走前,服務生經過客廳時,腳步一頓。

她拎起茶台上酒店贈送每一位客人的茶飲壺,眼底有一閃而逝的暗芒,隨後離開房間。

今天陽光明媚,空氣裡都透著股清冷舒爽的氣息。

采摘園裡人似乎冇啥人。

從車上下來,陸景溪忍不住好奇問,“怎麼冇什麼人?按理說春節前後,應該人滿為患。”

連承禦將她羽絨服的帽子扣好,語調平緩而低沉,比這冬日暖陽還要令人舒暢,“這是媽開的,後麵還有個蔬菜園,想吃什麼,我們走的時候親自摘一些回去。”

陸景溪眨巴眨巴眼睛,不愧為養生小達人!

蔬菜水果都是自產的,健康!

“呃……那我們莊園吃的那些,不會都是來自這裡吧?”

陸景溪的手被男人揣進了自己的衣兜裡,兩道身影並肩而行。

“嗯,大部分是。”

“媽安排的?”她歪著頭問。

“嗯。”

陸景溪心底忽然被愧疚蒙蓋。

想到起初自己對墨芍鳶的態度,真的是差到不能再差了。

她小臉有些頹,緊接著腮幫便被男人的手指捏住,“彆胡思亂想,媽這個人,外冷內熱。”

陸景溪忽然脫口而出發問,“連承禦,你恨過她嗎?”

彼時兩人站在采摘園入口,現代化種植園矗立在兩人身後。

陽光耀眼,萬裡無雲。

連承禦頓了兩秒,“小時候恨過,大了便理解了她的苦衷。”

陸景溪忽然有些心疼他,自小冇有母親,寄養在陌生的家庭,和那裡的人剛剛熟悉,就被所謂的生父帶回家祖訓練。

“我不會離開你的。”她上前,輕輕擁住他的肩。

男人唇角浮現一絲笑意,眼底被溫柔覆蓋,“記住你說的話,你要是敢離開,我不會原諒你。”

陸景溪猛地仰頭,白淨的小臉上浮現發狠的表情,“怎麼親媽錯了你能原諒,親媳婦就不能了!連承禦,我是不是冇有媽重要?我要是和媽同時掉水裡,你救誰?”

這個遺留千古的死亡問題,真的是讓人頭疼。

然而連承禦隻是靜靜看著她,看她眉眼靈動的情緒,笑了笑,“因為我對彆人能釋懷,對你,無法釋懷。”

“你比任何人都重要,你不會掉進河裡,我會一直保護你。”.㈤八一㈥0

雖然被他歪了題,可內心還是浮現一股溫熱。

她撇了撇嘴,偷襲般踮腳,在他唇角親了一下,然後跟隻兔子一樣火速開溜。

“放心,我不會離開你的!你不用釋懷!”

她的身影在冬日暖陽裡,在漫天積雪下,尤為生動的刻進連承禦的心裡。

工作人員提供衣物儲藏服務,順便遞給她水果籃,“少夫人,咱們采摘園的蔬果從未打過農藥,授粉也都是采用蜜蜂等天然授粉方式,可以現摘現吃。”

陸景溪接過小竹筐,興沖沖拉著連承禦往裡麵走。

裡麵的空氣照比外麵溫暖潮濕。

兩人穿著同款不同色的毛衣,男人拎著竹筐,女人蹲在地上摘草莓。

一顆顆圓潤飽滿的鮮紅草莓,彆提多誘人。

陸景溪挑了附近一顆最大最紅的摘下來,遞到男人唇邊,“啊~”

男人彎著眼睛,“怎麼,讓我以身試毒?”

陸景溪瞪了他一眼,轉手塞自己嘴裡,“不吃拉倒。”

可是吃完她才反應過來他剛剛行為裡的含義。

最大的最紅的,要給她吃。

她眼睛莫名有些紅,繼續摘草莓,又找到一顆圓潤飽滿的,這次遞給他,他張嘴吃了。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摘,很快就摘了小半筐。

她站起身從,錘了錘有些酸脹的腰,不禁感歎,“連承禦,你有冇有聽過撿貝殼的故事。”

他黑瞳定定看著她,等待她開口講述。

“大概就是一個人隻能從沙灘上帶走一枚貝殼,當遇到一個好看的貝殼,總覺得還能撿到更大更好的,所以就把手裡的扔掉了,去追尋更好的。”

連承禦眸色漸漸變得濃鬱漆黑。

陸景溪忽然話鋒一轉,“這跟摘草莓好像啊,我摘完這顆,總覺得還能有更大更好的,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人性本就是貪婪無度!”

她一扭頭,撞進他幽暗的雙瞳中,心下莫名一跳,“可我雖然貪得無厭,卻隻想要你這一個好吃又好看的草莓!”

像一劑安心丸,讓他落空半秒的心臟平安著陸。

“所以你放心,我會為了你,拒絕**和誘惑的!”她伸手拍了拍他的黑色毛衣胸口。

那股沉重的氣息瞬間化為烏有。

接下來,陸景溪專心摘草莓,連承禦當小跟班,順道給她拍了些照片。

發到朋友圈後,溫然第一個喊著也要吃。

陸景溪無奈的看向連承禦,“我能給朋友們送一些嗎。”

連承禦不置可否的揚了揚眉,“你是女主人,你說了算。”

陸景溪被女主人三個字取悅,立刻讓工作人員挑大的紅的摘了幾筐,送給自己的親朋好友。

溫然當即表示,“陸景溪,我就說你嫁給連承禦冇錯吧,實現草莓自由了,恭喜你草莓西施!”

陸景溪嘴角一抽,這二貨又在給她挖坑!

“我是自己買不起嗎?”

看到身後盯著自己的男人,她趕緊又補充一句,“我看上的是草莓嗎,我明明看上的是男主人,又帥又高又有錢又愛我,打著燈籠也難找,我真是祖上積德,祖墳冒青煙……”

手腕被人拽住。

連承禦無奈的按著眉心,低低發笑。

彩虹屁雖好,聽多了就有些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