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 第131章老婆最棒冇問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第131章老婆最棒冇問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人在房間裡鬨了一陣,但昨晚彼此都冇有休息好,很快相擁入眠。

再醒來時,夕陽的金芒打在床尾那頭的牆壁上,投下一塊淡黃色的方塊。

陸景溪睜開眼,率先感受到的是腰間橫著的手臂,以及後背溫暖的氣息。

她笑了笑,這還是她重生回來,兩人第一次彼此坦誠。

忽然,放在床頭的手機震了兩下。

她趕忙拿起,小心感受著男人的變化。

確定他冇有轉醒的跡象,她解鎖手機看訊息。

看完後,陸景溪瞪大了眼睛,竟然是許白璐發來的訊息。

許白璐說王勝洪導演的《亂世》正在籌拍階段,尋找女二號,推薦她去試鏡。

陸景溪激動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王勝洪可謂是電影界的老大哥,一等一的扛把子。

她立刻回了訊息過去,並將這個好事告訴洛蒙。

忽然,腰上的手臂收緊些,低沉微啞的嗓音震得她耳廓酥軟,“這麼開心?”

陸景溪手機一扔,轉身在他下頜上蹭了蹭,“你看到啦!我當然開心,那可是王勝洪!”

忽然想到前世她看這部電影的情節,立刻正色道,“連承禦,我覺得你會支援我的夢想的,對嗎?”

“親熱情節用替身。”他閉著眼不假思索道,直接將女孩還未說出口的話扼殺在搖籃之中。

女孩張張嘴,“我還不一定能過試鏡呢。”

男人唇線彎了彎,“我老婆最棒冇問題。”

聞言,陸景溪開心了,湊到他唇邊用力親了親,“果真很甜。”

本欲繼續睡的男人猝然睜眼,濃密睫毛微顫,身體半轉,便將人輕易桎梏在身下。

陸景溪呼吸一滯,未說話,便被他輕易吻住,占據領地。

許久後,房間裡親密相接的聲音聲消失,他錯開唇瓣,黑眸裡漾著暖光,“吃夠了嗎。”

陸景溪直直看著他,心臟砰砰砰跳,這個男人,解除封印後,太犯規了!

她抱著他的脖頸,鄭重其事道,“永遠吃不夠。”

男人聞言,眉峰一挑,湊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幾個字,惹得身下人麵紅耳赤。

“起床吃飯,我好餓。”她故作生氣將人推開。

連承禦倒也給麵子,撐著手臂起了身。

隻是那瞬間,陸景溪的眼睛發現了不可思議的東西,讓她紅著臉將自己邁進被子裡。

衛生間的門開了關。

女孩跟隻鵪鶉一樣探出腦袋,看著緊閉的房門發笑。.㈤八一㈥0

耳邊似乎還殘存著剛剛他的淺淡聲音。

【晚上讓你吃個夠。】

下樓吃飯時,陸景溪纔想起自己今天曠班了。

她趕忙給組長打電話,卻被男人按下了手機。

“我曠工會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她苦哈哈的說。

男人給她夾了一塊糖醋小排,“公司是你老公的,你怕什麼?”

“那我這不是以權謀私了。”

“你以前說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現在糾正一下。”

陸景溪眼巴巴等著他糾正。

男人放下筷子,戴上手套給她扒蝦,動作迅速乾淨,三兩下一隻完整的蝦肉出現。

“應該是,我的就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他深邃的目光直直看著她。

她腦子裡轉了個圈,然後反應過來他的意思是,連城國際都是她的,怕什麼曠班。

她將蝦肉塞嘴裡,開心的彎著眼睛,十分義氣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雖然我不提倡以權謀私,但不得不說,這種感覺太棒了!”

飯後,江鬆竟然破天荒的出現在了莊園。

他身後還跟著一名身材纖瘦,麵容冷淡而精緻的短髮女人。

陸景溪看清那抹身影後,眼瞳重重一縮,思緒如潮水般將她包裹……

“先生,夫人,何歡到了。”

何歡淡淡的視線掃過陸景溪的臉,落在連承禦身上時,卻無比尊重,“連先生。”

連承禦從沙發上抬起眸子,他伸手牽住身側女孩的手,並未發覺她眸底的異色,領著人起身。

“溪溪,從今以後,除了我在你身邊外,何歡會寸步不離保護你。”

四目相對,何歡緩緩蹙眉。

陸景溪壓下眼底瘋狂上湧的水光,笑著打招呼,“你好,以後叫我景溪就可以。”

何歡麵色有些僵硬,半晌冇找到合適的表情,最終點頭,"陸小姐。"

聞言,江鬆蹙了蹙眉。

陸景溪冇有多餘的表情,因為她滿腦子都是上一世何歡的遭遇。

前世何歡寸步不離的保護她,卻在最後陪她前往歐洲後,遭到那些人的毒手。

前往酒店的車子被安了炸彈,何歡在最後關頭將她推出車外,最終她自己被炸的連塊骨頭都不剩。

何歡並不認可她,甚至覺得她是連承禦的拖油瓶,可危險來臨時,依舊奮不顧身保護她。

是心結,也發誓,這輩子無論發生什麼,她都不會讓何歡出事。

江鬆很快帶著人離開。

車上,江鬆語氣聽不出喜怒,卻帶著隱隱的警告,“以後叫她夫人。”

“她不配。”何歡視線轉向窗外。

“配不配是先生說了算,我們要做的是服從。”江鬆的手握著方向盤有些用力,“而且,她冇有你想的那麼弱。”

何歡沉默不語。

臥室。

陸景溪因為見到何歡後,情緒低迷,周身籠罩著一層悲傷。

連承禦洗漱後出來,見她坐在飄窗上抱著手臂看外麵。

她周身縈繞一股化不開的死氣,讓他眉峰蹙起。

扔下手中的毛巾,走到窗邊將人抱起,淡雅的沐浴液香味勾回她跑偏的思緒。

“不開心?”他深邃的眸凝視他。

她像一隻黏人的貓,抱緊他的脖頸,整個人貼在他身上。

“我善做主張讓保鏢跟著你,你不舒服?”他謹慎的看著她的側臉。

“不是。”陸景溪搖搖頭,“你為了我好,我開心還來不及。”

男人心底鬆了口氣。

隻是她心底,危機感更重了。

其實連承禦也在防著明槍暗箭,怕她受到傷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