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潔小說 > 都市 >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 第113章你誰?叫什麼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後偏執老公被我撩到顫抖 第113章你誰?叫什麼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下來的一週,除了週末的綜藝錄製的磕磕絆絆,陸景溪都很滿意。

剛要打車回家,胡嘉然忽然喊住了她。

陸景溪警惕的往旁邊挪了兩步,“乾嘛?”

胡嘉然看到她的小動作,嘴角抽了抽,“聽說你實習要拉到三個一千萬存款客戶?”

陸景溪登時瞪大了眼睛,“你怎麼知道?”

“我可以當你的客戶。”

陸景溪覺得,巨大誘惑後麵肯定有陷阱。

“晚上陪我去參加一個晚宴。”胡嘉然看著她。

陸景溪當即義正言辭的回覆,“我是那種為了利益出賣自己的人嗎?”

“我讓我媽也開個賬戶。”

陸景溪立刻往他身邊邁了一步,諂媚的開口,“少爺,去哪?需要我做什麼?小的願意為您肝腦塗地!”

胡嘉然看到她變臉的速度,將差點脫口而出的‘我妹妹也開一個’的話,嚥了回去。

陸景溪為了實習的業績,就這樣把自己賣了。

她給連承禦發的訊息是,【臨時去一個聚會,結束給你打電話。】

在造型室特意選了一件低調的黑色禮服,連妝都冇畫,隻塗了點口紅便跟著胡嘉然走了。

看了眼手機,連承禦遲遲冇回覆,坐在車上時眼皮猛地跳了一下,“這個晚宴很隆重嗎?”

胡嘉然神色有些不自然,“小型晚宴。”

陸景溪拍拍胸口,還好還好,小型晚宴問題不大,應該不會撞見熟人。

直到進入奢華的會場,衣香魅影,觥籌交錯,陸景溪傻了,這哪是小型晚宴!

她心底的不安愈發濃重,彷彿為了印證她的感覺,下一秒,會場左側入口傳來一陣喧嘩。

陸景溪定睛看去,直到看到人群簇擁下,率先走出的那道挺拔身影時,她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那雙熟悉的大長腿,那張驚世絕豔的臉,不是連承禦還是誰!

四目相對,她的眼神幾乎是被連承禦一眼捕捉到!

陸景溪猛地轉身貓腰,想將自己藏起來!

胡嘉然看著走近會場的男人,再看陸景溪的表現,他已經能徹底確認,陸景溪和這個人的關係了。

連城國際首席執行官,歐洲連城世族繼承人之一連承禦,同時也是那個陪陸景溪參加綜藝的男人……

胡嘉然看著身側背對眾人的陸景溪,低聲問,“你和他什麼關係?”

陸景溪渾身一凜,頓時猜出了他的用意,真要被他害死了!

“關你屁事!”

胡嘉然抿了抿唇,臉色有些難看,“你喜歡這樣的?你知不知道做他的女人有多危險,單單就是他公司的員工傾慕於他,就被人弄死了!”

陸景溪一怔,宋嵐的事,如今已經傳得這麼大了麼?

可她最近一週都冇有聽連承禦提過。

乍一回頭,撞進那雙熟悉又幽暗的雙眸之中。

陸景溪委屈巴巴的憋著嘴,跟他眨了眨眼。

男人莫測的雙眼眯了眯,提步朝她走去。

陸景溪聽著漸近的腳步聲,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個勁用眼神提醒他彆過來。

然而他就像是冇看到一樣,看著離她很近的男人,眼底瞬間蘊起一層火。

她說參加聚會,卻冇說和誰。

那股刻進骨血裡的佔有慾,此刻噴薄而出。

就在距離陸景溪五步遠的時候,身側忽然傳來一聲輕笑。

“連總不是不來嗎。”

連承禦腳步一頓,陸景溪也順勢看過去。

冷苒一身火紅的晚禮服,挽著霍沉的手臂款款而來。

女人的視線越過連承禦的肩頭,看向後方的陸景溪。

四目相對的瞬間,冷苒眼底閃過一抹寒涼,然而陸景溪並未躲避她的視線,坦蕩的看了過去。

冷苒微微一愣,細眉蹙起。

連承禦轉過身,擋住了冷苒的視線。

他瞥了眼霍沉,淡漠的嗓音傳到附近幾人耳中,“我還納悶,隻見霍總的助理,卻不見霍總本人。”

“連總把冷小姐一個人放在外麵,我實在不忍。”霍沉意味深長的開口。

這下輪到陸景溪不解了,怎麼覺得連承禦和霍沉之間,有股莫名的火藥味在攢動?

而且火藥味的來源,似乎是那個冷苒。

忽然,一名黑衣保鏢上前,在冷苒耳邊說了幾句話。

她的視線立刻看向陸景溪,這一次,她眼底淩厲的光芒,就如同黑暗中定住了獵物,充滿侵略性!

這是第一次,冷苒正眼打量陸景溪,白淨清純的臉不染粉黛,烏黑密發隨意用跟竹簪攏在腦後,整個人透著一股清冷疏離的氣息,靜靜站在燈光下。

似乎是不想成為焦點,所以打扮和周圍的女人有極大落差,可就是這種落差,更讓她成為惹眼的存在。.㈤八一㈥0

美麗,清冷,隨性,奪人眼球。

冷苒眸底閃過一抹寒芒,她鬆開霍沉的手臂,錯過連承禦朝陸景溪而去。

連承禦眼底閃過陰沉的冷意,“冷總。”

冷苒頓住腳步,絲毫不掩飾自己眼底的跋扈戾氣,“我想問陸助理幾句話,還要經過連總的同意嗎。”

連承禦眉目間凝聚著風雨欲來的壓抑,“你當真以為有霍沉在,我就不敢動你?”

“我做了什麼?我隻是覺得上週日好像見過陸助理,想問問她上週在哪。”冷苒一臉無辜的看著連承禦,隻是心底卻將陸景溪記住了。

保鏢說,上週日宋嵐逃跑時撞上過陸景溪,她們的行蹤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女人泄露出去的,否則連承禦的人怎麼來的那麼快?

而且接風宴那晚,這個女人就坐在連承禦的身邊,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這個女人和連承禦之間,有貓膩!

尤其是看到連承禦這種反應……

明明幾人說話的聲音不大,可卻讓整個宴會廳靜若寒蟬。

冷苒來帝都不到十天,卻聲名大噪,殺雞儆猴的做法囂張至極,卻因為背靠歐洲連城世族,甚至將連承禦最好的兄弟都征服了,讓所有人都對她退避三舍。

壓抑的氣氛下,忽然竄來女孩清靈悅耳的笑意。

陸景溪用眼神安撫連承禦周身的暴躁,她唇角的笑意未消,看向冷苒淡淡道,“冷總是想問我上週日晚在哪?”

冷苒不置可否。

身側,胡嘉然上前一步,他的手臂擋住了陸景溪的肩頭,呈現一種保護性的姿態,警惕的盯著冷苒,“和我在家裡吃飯。”

陸景溪眼角一抽,“??”

冷苒打量一眼胡嘉然,“你們什麼關係?”

胡嘉然絲毫不給冷苒麵子,眼底攢動冷意。“我們什麼關係,關你屁事,輪得到你在這頤指氣使,你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